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5.神通
    “你掐我的手做什么?”苏洛淡淡道:“施法吗?”

     那一瞬间林简真是迷之尴尬。他默了片刻,始终找不出理由来解释自己为什么要突然对纯属围观群众的苏总下以辣手。而且苏洛被掐后反应迅速,几乎是一个反手就拧住了他的手腕,直到萧振衣望过来时才悄然松开。哪怕从他拧自己的手劲来看,这一掐的威力应该也非同小可……

     他只有顾左右而言他:“食堂里还提供狗肉?”

     “医院食堂什么都提供。”苏洛也并不计较,顺着他岔开了话题:“这里的病人大多身份不凡,要求也稀奇古怪,坚持规定只能是吃力不讨好。所以只要不损害病人的身体,爱吃什么食堂都可以迁就。”

     林简唏嘘不已:“真是病都病得有三六九等……不过如果食堂方便,就给白林要一碗黑狗的肉好啦。按道家经典,黑狗肉格外的污秽肮脏,正好是对症下药,治一治他那个六根清净的毛病。”

     说话声中,电梯叮咚一声,终于停在了食堂所在的底层。全金属的电梯门缓缓打开,显露出门后宽广空旷的走廊。走廊似乎是被精心设计过,蜿蜒曲折中带着错落有致的美感,两侧的实木大门随着弯曲星罗棋布,门板上全是巧妙雕饰的各色花纹,甚至还有金粉涂饰过的痕迹。林简跟着苏洛迈出电梯,好奇的打量这个他从未见过的门厅走廊,禁不住啧啧称奇:“这间医院很有艺术感嘛!”

     “这是二十五年前皇室捐献给中央医学协会的房产,据说原来是高层度假的寝宫,被历代皇帝精心装饰过,在艺术品位上自然非同凡响。”苏洛语气淡淡:“不过后来皇族威严日丧权势不保,为了争取民意才忍痛割爱。这间建筑现在依然受文物法保护,医院方面也不能做什么大规模的改建。”

     林简左顾右盼,一间间的扫视过墙壁门板上精致华贵的壁画装饰,以及走廊拐角处各色摇曳生姿的茂盛盆栽。他并不懂什么艺术品位或者富贵气象,却能看出这些大小装饰里隐含的另一从意味来。无论从布局或是建筑架构上评判,这间医院的风水气脉都的确到了相当的水准,自非名家高手不能为之,应该是长久精心调试的成果。据说此间的皇室已经绵延了四百余年,现在看来果然是底蕴深厚见多识广,竟能网罗到布置出这样风水的非凡人才……

     一念及此,林简心头忽然一动,骤然回忆起了一个月前初见到高大冠的情形,蹊跷之感油然而生:当时东宫的风水被皇家设计院搞出了岔子,高大冠一行人对着一个花园束手无策,被逼无奈下才会低头求助自己,甚至不惜为此投入惊人的资源财力,可见心情之急迫张皇。可难道皇室连一个御用的风水师都找不出来了么?从这里的布局结构来看,至少在数十年前装潢修饰时,皇室还能请动极为高明的风水术者。那这几十年又发生了什么?又或者是有人在其中上下其手?

     思索未罢,忽听前面滴滴声响,苏洛突然停住了脚步。林简刹脚不及,一头便撞在了他宽阔的后背上,当场鼻子一酸涕泗横流:“怎么啦?”

     苏洛的背不动声色的僵了一僵。然后他悄无痕迹地往右错了一步,给林简让出了足够伸手揉脸的空间,朝他扬了扬手:“BA元素的检测仪有反应了。”

     林简隔着泪水朦胧,隐约看到苏洛修长手指上闪烁的红光,他抹了一把眼睛:“这玩意儿是怎么回事?”

     “这是警方的实验产品,但功能还相当不完善。”苏洛一边解释一边旋转手上造型奇特的铜戒,仔细端详着红光的强弱:“BA元素在正常状态下相当惰性,现有的探测手段全部无效。但在活化后却可以检测到它释放的某种射线,根据射线的强弱就能判断元素释放的源头。”

     说着他平举起手臂,直指向了走廊斜对角的方向,戒指的红光刹那间变得极盛,尖锐的滴滴鸣叫声响彻了整个宽阔的走廊。林简顺着他手臂的方向望去,正看到一扇橡木包铜的厚实大门,上面雕刻着一只展翅高飞的鹰。

     “这里是……”

     “鹰的雕饰有监视的意思。”苏洛放下手臂,“这里应该是整栋建筑里防卫监视最严密的地方,现在大概被用来……”

     他皱了皱眉,漆黑的眼珠深深凝视着大门的纹理装潢,半晌才迟疑着说出剩下的推测:

     “关押嫌犯?”

     苏洛微一沉吟,朝着大门迈开了步子。林简不明所以,只能紧跟着挪动双腿,谁知甫一举步,登觉和风扑面,仿佛有温暖的气息从大门中源源涌出,刹那间吹拂遍四肢百骸,只觉周身一片酥麻温热,说不出的舒适惬意。他甚至能听得肌肉骨骼在暖风下舒展阖动的轻微声响,仿佛竹节在缓慢生长。

     ——听到骨骼的声响?

     林简脑子中电光火石一道白光闪过,随即意识到并不是“仿佛”,他的耳朵不知何时变得空前的灵敏,无论是心脏的砰砰起伏,五脏六腑的轻微蠕动,还是骨骼与肌肉抽条的噼啪之声,这一刻无不纤毫毕现,如烟花一样在空白轻灵的耳边纷至沓来的炸响。他能清楚分清肌肉起伏的声音、血液流动的声音、动脉与静脉扩张收缩的声音,乃至发丝汗毛生长时的沙沙声响。他仿佛在瞬间洞悉了自己的肉身,清晰明锐如观隔岸之火。

     能在刹那间洞听身体各处声息,能在刹那间聆听分辨出自己体内最细微的差异。这在道教中称为“听微”,是极为玄深高妙的法术境界,甚至可以视为打通大周天的征兆,练成着无不要数十年的水磨工夫。但现在不过一迈步的瞬息之间,他怎么会突然有了这样高妙的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