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7.关于神仙
    “……你们说‘成仙’是什么意思?”

     “在玄学的理论上很难解释。你可以理解为某人希望超脱于人类,不但能拥有各色非凡的特异功能,还可以活的很长久……比谁都长久”

     “活得很长的,有特异功能的人?比如……从天上掉钱?”

     “没错。”林简静静的说:“如果BA药丸真的成功了,那么成了仙的人当然可以随意的摄取钱财,世界各地都是他予取予求的仓库。”

     江飚木然地转动着眼珠,从林简看到萧振衣,又从萧振衣看到林简,如是几次后,他瞄了一眼瘫软在地的白林,忽然笑了:“来这里之前,我已经听说过二位的本事,也知道二位在天通苑事件的表现——确实非同凡响,叹为观止。两位在L市的时候,有种种神奇莫测的手段,莫说是天上掉下来一堆钱了,就是天上掉下来一堆藻类植物也不是什么罕事……那难道两位要告诉我,你们早就成仙了?或者说隔空取钱这么点区区小事,你们都无能为力么?”

     林简与萧振衣对视了一眼。从各自的脸上看到了一模一样的面无表情。

     ……你当我们想弄一堆藻类植物啊?

     “信息来源很丰富啊,江警官。”萧振衣干巴巴地说:“不过你说得也没错,如果现在要我们弄一点海藻过来,还是不成问题的,毕竟五公里外有个水族馆。至于天上掉钱嘛……”

     他伸手轻轻一招,只听当啷一声,一枚硬币离地而起,闪电般射到了他的掌中。萧振衣拈起这枚硬币,将它略微举高,正对着窗外熹微的阳光。硬币通体碧绿莹润,竟在太阳下折射出了一环微绿的光晕。

     “40年前,为了庆祝首次发现系外类地行星,财政部特意选用了返回卫星采集的一批行星矿物样本,铸造了十万枚纪念币,称为‘星币’”萧振衣平托着硬币,语气和缓:“不过投入市场后不久,政府就发现,因为材料配比出错,这种钱币极容易生锈,于是宣布停止流通,原有铸造计划也予废止。最终市场上所有的‘星币’不过万余枚。遂成珍品。星币生锈后通体碧绿,锈迹上的特殊晶体更能折射日光而形成光晕,由此又被称为青钱。现在四十多年过去了,青钱存世愈发稀少,价值也就更大——一枚品相好的青钱,怎么也得十万出头吧?”

     他侧头对着三人微微一笑,屈指轻弹,青钱盘旋着高高飞画了个抛物弧线,而后又是当啷一声。身侧江飚的眼皮猛地一跳,几乎一步抢上前去。萧振衣自顾自吹了吹手掌,转身直视江飚僵硬而呆滞的脸。

     “换而言之,江警官也应该能猜到这堆钱的价值了。这么三大摞,往少里说也得个两三千万。”萧振衣慢吞吞地说:“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个大数目了、如果江警官觉得我和林简能随手招来两三千万……那我也不实在是谦虚,确实是做不到。否则何必这么辛苦忙碌,。再有呢,青钱极易锈蚀,储存之地必须严格密封,重重闭锁——说句不好听的话,这样珍稀脆弱的宝贵钱币,保存之严密谨慎,只怕还在大多数政府机要文件之上。如果我们能轻易的转移出这种东西,那么政府机要恐怕就不那么安全了。”

     他对着江飚点了点头。

     江飚还是一副惊呆了的模样,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直勾勾的瞪着萧振衣。萧振衣皱了皱眉,伸手在他眼前一挥:“江警官,你动了吗?”

     江飚迟缓地转了转眼珠子,脸上僵硬成一团的五官与肌肉终于开始活动了起来。他长长吐了口气,低声道:

     “所以你们窃——看过政府机要?”

     “什么?”

     林简与萧振衣都傻住了——这是什么神逻辑!

     江飚语气恍惚:“你们在L市的苏氏大楼的时候,曾经召来过足足三吨半的深海海藻……后来都被卖到海洋博物馆和水产品养殖中心了……”

     萧振衣刹那间噎住了。不过片刻后他很快从‘吃了浇过灵泉水的海藻会不会出事’的担忧中挣脱了出来,开始强词夺理:“从神秘学的理论上来说,海藻与钱币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东西,所以胡乱对比毫无意义。再有,如果我们能随时随地窃取政府机密,反邪\教办公室早就把我们办了吧?”

     “……反邪\教办公室的段位还真未必有你们高。”江飚嘀咕道。他深深叹了一口气:“也就是说,开发这种药物的人,本来目的是要拥有特异的能力,延长寿命……或者直白来讲,他要‘成仙’。”

     萧振衣与林简一齐点头,神情中都带着如释重负:总算是解释清楚了。

     “那么他……可能成功吗?”

     “不清楚。” 林简坦率道:“从白林服用药物后的反应看,至少大方向上没有问题——只要天灵打开,元婴出窍,就可以算作神仙了,无论打开的方式是什么。最后影响的也就是尸解与兵解罢了。但凡人的元神极为脆弱,几乎不可能直接暴露于外界。这么被外物强力催生出来的成仙方式……不可想象。”

     “换而言之,无论准备BA元素的是谁,他都应该还没成功?”江飚立刻发问。

     “应该是这样。”林简颔首:“如果成功了,又何必还要浪费药物?原材料姑且不论,这种药丸可以轻易瞒过内行人的眼睛,配置的手法必定非同一般。无论是谁,要这么大手笔的广撒网,只怕都会有些心痛。”

     江飚的神色瞬间放松了下来。他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突然又道:“那两位……能不能胜过一个神仙?”

     林简:……

     他刹那间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了。

     “江警官,成仙是玄学的终极梦想之一。”萧振衣木着脸道:“一般不会有谁会去研究怎么对付自己的人生目标的——否则还修道干什么?”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江飚倒也不尴尬,他没有理会萧振衣的口气,反而朝他们露出了一个微笑:“既然一般人制不住神仙,就应该提升应对级别。我打算立刻向上面做个汇报,两位能帮忙作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