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关于恶臭
    许多年之后,面对着装饰一新的婚礼现场,苏可将会想起他冲进天通苑十一号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那是在一个灼热的,令人昏昏欲睡的三点钟,苏可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又长又臭比白开水还要淡薄的午后剧场肥皂剧,他百无聊赖浑身发痒,迫切的希望来一点刺激。

     然后,电话就响了。

     多年以后,苏可仍旧痛恨自己那一刻的浮躁,他坚定地以为,如果不是他那么急吼吼的接起电话,也许他就能从那可怕的、困扰他多年的噩梦中全身而退,目送着别人去作死。

     但不管怎么说,他接起了电话。

     是市警察局打来的电话,他们要苏氏尽快派医生到天通苑十一号“救治伤者”。

     天通苑十一号乃是著名的“明星区”,里面住的任何一个主儿都能抖出足以养活全城一半报纸的花边小料。平日里天通苑戒备森严神神秘秘,端然隔绝于外界,今天却同时招上了警察和医院——光是猜猜里头的*密辛,就够让办公室里的大妈们分泌肾上腺素了。

     这种捞八卦的好差事,自然是要争先恐后,当仁不让。

     天通苑离苏氏并不远,不过十几分钟后他们就听到司机在咕哝。

     “这些明星的也太能折腾了。”他说。

     苏可从窗边探出了头,向前眺望——在那一个瞬间,他几乎以为自己身处在某个热带雨林。但随即他反应了过来:在几十米开外那一坨(唯一合适的量词只有“坨”)绿色褐色相间的、枝叶纠结的,横七斜八枝枝丫丫的东西并不是某种被辐射后变异的参天大树,而是一栋被荆棘藤蔓与树根裹了个结结实实的三层砖石结构小屋——不,不仅仅是“包裹”。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好像连房顶都被顶翻了?

     他木然转过头,与一车的人面面相觑。

     “这真的不是危房吗?”刘大姐面无表情。

     “不知道,”苏可诚心诚意的说,“我的物理没及格过。”

     于是他们只能继续转头欣赏这一坨奇怪的杂交物。

     一分钟后,车子在杂交物前停了下来。警察们就等在杂交物的前面——现在想起来,他们的眼神完全就是在看替死鬼——脚下全是断裂扭曲的藤蔓和滑溜溜的汁液。警察局长很殷切的走上前,语气亲热的让他们看看病人。

     病人就躺在警察们的身后,劈头盖脸的蒙着一张白布单,连性别都看不出来。医生们呼啦啦的围上来,一把掀开了白布单。白布单下是一张清秀红润人人熟悉的脸,这张脸刚刚就出现在他们看的肥皂剧里。

     苏可弯下了身子,准备听听病人的心跳,那病人却忽然颤抖了起来,像筛糠一样的哆嗦。苏可伸手准备摁住他,却见病人猛地扬起了头——

     恶臭扑面而来。

     3015年5月23日下午6点,l市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恐怖。

     最先察觉的是狗。在六点整的时候,整个l市的狗都发了疯,它们嘶声狂吠,满地乱转,抽风一样的抽搐打滚,乃至口吐白沫。一开始人们以为宠物是在发春,但他们很快意识到了这是夏天。疑惑的市民拉住了他们的狗,打开门准备去看看兽医。

     然后,在狗凄厉惨烈的嚎叫声中,他们直接仰头栽到了地上。

     那一瞬间简直没人反应过来,他们只是在地上打着滚□□,疑惑自己的头为什么这么晕,眼睛为什么这么辣,鼻子为什么火烧火燎的痛。然后他们迟钝的神经开始尖叫着示警,大脑调用了每一个细胞来传达同一个信号——

     好臭好臭好臭!

     无论是烂鱼烂虾还是烂脚丫,抑或是一个月没清洗的厕所与三年没换的袜子,任何的比喻任何的修辞都形容不出这可怖的味道,在某种程度上说人类的文学成就应在这股奇臭前自惭形秽。没有一个人能描述自己闻到了什么,他们只记得自己的每一感官都遭遇了可怕的折磨——他们嘶声竭力的惨叫哭嚎,在地板上拼命打滚浑身抽搐乃至以头抢地,死命也要挣脱这恶臭的世界。仅仅五分钟过去整个城市就已经炸开了,在乱哄哄的惨叫中伴随着砰砰的开门声,人们从车里家里商店里狂奔而出,冲到宽阔的马路上嚎啕大哭或者大吐特吐。住在高楼的市民挣扎着穿上自主滑翔服,冲到窗边一跃而下,然后与上下楼的邻居搅成一团……

     到了六点四十五,l市的秩序已经彻底瘫痪,到处都是惨叫与呕吐,到处也都是口罩包装袋和干瘪的空气清新剂,所有人都在呕吐或者等待呕吐——他们趴在马路上吐,扶着墙呕,或者是一边跑一边吐。他们吐出了最后一点胃液,最后一滴胆汁,却还是头晕眼花无比恶心。等他们转过头来,闻到新一股随风而来的气味,那么,无论他的胃多么的空空如也,无论他们的食道是否痉挛,他们也只能低下头去,等待着一道新的,从喉咙喷薄而出的热流。

     今夜,l市无人入眠。

     5月23日晚上八点,林简等三人抵达了苏氏医院。

     刚刚一上车三个人就察觉了异常:来接他们的司机带着一个银光闪闪的、怪模怪样的头罩,简直就像科幻电影里钻出来的怪人。不过怪人先生自己倒是不以为意,他隔着头套含混不清的向他们解释,告诉他们这是新款式的一体式防毒面罩,还殷切的递过来三个示意他们戴上——当然,任何一个审美观正常的人都不会愿意戴上这种稀奇古怪像小丑面具似的玩意儿,这三个面具很快就被他们塞进了口袋,动作迅速。

     ……十分钟后,他们争先恐后的戴上了面罩,动作更加迅速。

     ——妈的实在太臭了!

     如果不是眼见为实,林简简直就要以为他们是在参观某个大粪坑,那种源源不断的,浓郁不散的,量多料足的,纯粹到一丁点杂质也不掺杂的恐怖气味,就是隔着面罩也能充分领略。污迹斑斑的道路两旁已经是空无一人了——不,不止空无一人,连树上的麻雀都不在啦!

     穿过空旷的大街,穿过空旷的小巷,路过一家又一家门户大开的商店,他们终于停到了臭味的中心,比大街和小巷还要空旷的苏氏总部。

     刚一下车三人就恐怖的发现了防毒面罩的短板——它只遮住了面部颈部,而更为广大的皮肤还是暴露在可怕的臭气中,现在它们已经开始刺痛发痒了,让人由不得的就幻想皮肤在臭气中腐烂破损的情景——那一瞬间,闪过林简大脑的是《生化危机》。

     他们呆在了车上,死也不肯下去了。

     毫无办法的司机发了通讯,三分钟后一个浑身武装密不透风的太空人从苏氏总部踱了出来,步履蹒跚。

     太空人一样的苏洛停在了车前,犀利的眼光隔着头罩玻璃与车窗玻璃直直瞪着他们。林简忽的觉得脸有点烫手有点抖(对,就是右手),他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

     “你们来了。”尽管隔着头盔,还是可以听出苏洛声音里的冷意。

     三个人都有点心虚,他们彼此瞥来瞥去,最终萧振衣开口了,他明知故问。

     “苏总把我们叫来是干什么?这里发生了什么这么臭?”

     苏洛没有理他,他声音忽的变得一板一眼,就像在念某份公文。

     “5月23日下午3点43分,警察局接到报警,称天通苑十一号发生紧急事态。49分,警察抵达天通苑,于十一号独栋别墅中发现秘密灵修组织,其组织者为一中年男子,自称苯猜法师,参与者多为娱乐圈知名人士。警方抵达现场时,参与者已经全输昏迷。55分,苏氏应警察局要求派出5人医疗队前往天通苑十一号。医疗团队抵达后对病人实施了紧急救治,在救治过程中,病人突发呕吐腹泻,排泄出大量具有强刺激性气味的物质……”

     三人移开了目光,他们盯着苏氏大门前几滩黑色的液体——就是隔着防护罩,也能充分领略到它散发出的“强刺激性气味”。

     苏洛顿了三秒,似乎在思索接下来该如何措辞。三秒后,他再次瞪视三人。

     “现在,告诉我,你们三个究竟做了什么?”

     一片寂静。

     一分钟后,萧振衣开口了,他的声音里都透着心虚。

     “你怎么知道是我们做的?”

     苏洛没答话,他还是瞪着他们。

     “好吧好吧。”萧振衣瞥了一眼继续装死的林某人,“你还记得今天下午……我们遇到了什么吧?”

     “‘加官’?”苏洛冷声道,“下午两点的时候林简已经向我解释过情况了。”

     “的确是解释了,但还有些没说……”萧振衣弱弱道。

     林简缩得更紧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就是,在加官烂掉之后,我们就讨论该怎么处理那个纸灯笼。我们一致认为它是一种招魂灯,会在收纳魂魄后自动飘回施术者所在地。于是——于是我就提议顺藤摸瓜,一网打尽……”

     “然后,”夏薇接了下半句,她的声音很沉闷,好像是鼻子被堵住了,“林先生提出了异议(林简呻\\吟了一声,苏洛转头看了看他)。他认为有能力施展加官的人一定是心狠手辣,并且法术上也不弱,如果一个搞不好,‘说是顺藤摸瓜,恐怕就是送货上门’”

     “在发表意见后,”萧振衣立刻应和,“林先生想到了绝妙的主意。他提出,这个施展了魇镇与加官的人绝对不是善类,他长期浸淫邪法,必然也就有一身的邪气。而夏小姐的灵泉在驱邪上恰好有无与伦比的奇效……”

     “而我当时已经头脑模糊。”夏薇补上一刀,“我答应了他的提议,取出灵泉放在灯笼里,让它带回到原主手上。”

     苏洛的声音依旧冰冷:“然后呢?这些黑液又是如何一回事?”

     “然后,”一个虚弱的,轻微的,有气无力的声音从后座响了起来——林简终于决定坦白从宽:“然后,我万万没有料到——那个妈了个哔——的法师肯定用了某种续命的邪法……要么就是食五肉服人乳,要么就是饮人血盗元阴,早就积累了一肚子肮脏透顶的邪秽。灵泉除恶务尽,大概顺手就给这些人来了个排毒养颜……之后,之后——”

     之后,l市就成了粪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