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苏总的受难日
    “所以她就直接走了?”

     他们对坐在萧振衣那堆满了废纸垃圾与各色滴滴作响电子仪器的木质办公桌旁,萧振衣将自己埋在了一堆小山一样的文件里,只有偶尔抬头时才能瞥见他脸上硕大的黑眼圈。当萧振衣成功将纸山的高度削减到三分之一时,林简终于按捺不住,张嘴发问。

     “‘……乃于纯阳之处,置香炉二’——是啊,她直接走了。”萧振衣头也没抬。

     “什么也没说?”林简不敢相信,“她就没对那句勾践之奇英发表个意见?”

     “就是客套了几句,还能说什么——等等这人脑子有病吧!老子叫他用柳条抽人他非要用手腕粗的树干,这是想玩爱死爱慕?——她能发表什么意见?是啊我就是要复仇的神挡我杀神?重生不影响智商的好吗?”

     萧振衣顺手把面前的白纸揉成一团,一脸不耐烦的抬头盯着林简。他很不客气的咂咂嘴,喷出的话也同样不客气:

     “你特么是暗恋夏小姐吗?从咱们见面到现在你已经在她身上纠缠了半个多小时了!我跟你再说一遍:她就是来搞个试探,试探完了就走人!你以为人人都是你的无脑小白文主角啊?阻吾道者吾必斩之?”

     “说什么无脑小白文!”林简厉声驳斥,“你特么当年不也看得很爽!”

     “——然后你就断更了!”萧振衣高声怒喝火冒三丈:“说吧!有屁快放!你到底要干什么?真是暗恋夏薇我马上给你看看桃花运!”

     “……好吧咱们不提什么更新不更新的了,多伤感情呐。我就是想知道,那个夏薇……会不会也为对我搞个突然袭击啊?”

     他这句话有点意思,萧振衣若有所思的抬起了头。他皱眉沉吟片刻,又提笔往旁边的废纸上画了几个稀奇古怪的爻图。他盯着爻图发了好半天呆,才慢吞吞开了口:“不知道……夏薇估计还没听到你的名字呢,就是要试探,那也得——”

     嗡的一声,萧振衣左手边的通讯仪开始原地跳动起来,夏薇的声音汩汩流出,柔和悦耳。

     “您好,萧先生。请问您了解林大师吗?”

     办公室里一片寂静。

     良久,顶着林简谴责乌鸦嘴的目光萧振衣说话了:“曾经合作过一次。不知道夏小姐骤然问起林大师,又是何用意?”

     通讯仪里夏薇笑声清脆,声音温和:“也没什么啦,只是对林大师有些好奇罢了。听说您和林大师是极好的朋友,不知道能不能劳烦您为我介绍一下?”

     ……

     萧振衣挂上通讯,两人面面相觑,彼此都看清楚了对方眼里的骇异。

     ——这女的手脚好快!

     好半晌后,萧振衣悠悠开口。

     “她倒真是手腕通天,这么两天就追到了你头上。你要去么?”

     “当然要去,”林简冷笑一声,心下不耐,“她这么费尽心思的邀约,千辛万苦的搜罗探访,我要是不去了,岂不枉费了夏小姐一番辛苦?”

     尽管心里对夏薇的所作所为颇为厌烦,林简还是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处事本领——从他在约定地点见到夏薇那一刻起,就无时无刻不能感觉到她释放的亲和力。她甚至已经针对林简做好了功课,无论他聊到什么,都能迅速接上,相谈甚欢。

     在东拉西扯互相试探了半个小时后,那夏薇终于直入了主题。她从坤包里掏出了一个样式古板的首饰盒,轻轻打开,里面安着一枚玲珑剔透的玉石。

     “这块玉石是夏家的传家之宝,我母亲素所珍爱。只是近日这玉石连发怪状,实实在在是诡异莫名。还请先生看一看,我也好求个安心。”

     林简却不忙接过那玉石,他笑吟吟道:“夏小姐不是已经见过萧先生了么?何不请教萧先生呢?”

     夏薇从容一笑,不慌不忙:“我前几日是拜见过萧先生,当时也提及过此事。只是萧先生说术业有专攻,这珠宝死物,确实非他所长。”

     萧振衣会的是算命占卜,讲究的是要生灵活物,夏薇确实没说谎。

     林简沉吟片刻,伸手去取那玉石,谁料手指一碰到,就冷得打了个激灵。

     不对。

     自古以来,确实有“凉玉”的说法,说上好的玉石触手生凉如浸井水,但也不会冷得就像是在冰箱里冻过吧?

     这下林简不敢动手摸了,他连着盒子取过来细细端详,却没有发现一丁点异样:这玉石光润剔透,色泽温厚,在紫红色天鹅绒里微微闪光,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一块美玉。

     林简心里犯了嘀咕,他把那玉石连盒子举高,准备借着阳光再打量打量,谁知这盒子刚一对准阳光,他手上就猛地一沉,几乎拿捏不住脱手而出。

     他慢慢把盒子放下,心里算是有了谱:见日光而避趋之,这种特性还算常见。

     “夏小姐不必担心。”他清了清嗓子,道:“一般的玉石表面都有细小孔隙,可以吸纳外界的物质。这块玉应该是在阴暗处放久了,已经吸饱了阴气,骤然放置在阳气灼烈的场所,自然有种种异相。只要把这块玉在烈日下暴晒数日,阴气自然就消失了……”

     “阴气?”夏薇浅浅蹙眉,似是没太明白。不过她很快又微笑起来,语气从容:“那么,如果在玉石阴气未曾消磨干净之时,便有人把它给佩戴在身上……又会有何影响?”

     “但凡生灵,大都喜爱阳气而厌恶阴气。这样阴气浓重的玉石,对人的运势健康,自然都有影响。”

     “喔?”夏薇轻轻重复:“运势健康,都有影响?原来是都有影响……”

     她垂下眼帘,盯着面前的一杯冷茶,神色极为古怪莫测,好像还有一丝……怒色?

     良久她慢慢抬起头来,面容重又古井无波。

     “林先生,不知道您接不接住宅布置方面的业务?”

     她把那玉石盒子盖上,缓缓推了过来。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所以你就答应帮她看风水?你不是说不喜欢她试探过去试探过来的么?”

     萧振衣瘫在车座上,一脸鄙夷的盯着林简。

     林简朝他翻了个白眼:“她都出这么高的价格了我还不答应,那岂不是更惹人怀疑?再说你不是也答应一起去了,叽歪什么?”

     “我那是被我亲爱的哥哥逼得没办法,我还欠着他好几千万呐……”

     萧振衣幽幽叹息,闭上了嘴。

     林简嘿嘿一笑,扭头朝着司机座上安稳如山的苏洛就大拍马屁:“夏小姐是苏氏的投资人大客户,我这个苏氏的高级顾问,自然是要帮公司分忧的……”

     苏洛默默回头望了他一眼,面无表情。

     悬浮车在一栋摩天大厦后拐了个弯,驶入了一条隐秘而偏僻的林荫小道。道路两边葱葱郁郁,全是修长茂盛修剪优美的名贵树木。悬浮车在参差纵横的绿荫下迅疾飞掠,最终停在了一条白石子小道的入口旁,夏薇穿着一身素雅的长裙,笑吟吟立在路口处。

     “欢迎各位。”夏薇让开身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三人依次下了车,默默跟在了夏薇身后,随着她在花草掩映的小道中左拐右转,踏着点点散落的树叶花瓣走进草木深处。

     林简左右四顾,欣赏着沿途竞相盛开的各色花卉和旁逸斜出别有意趣的稀奇树木——他不懂园林,也不懂艺术,却还算有常识:但要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辟一块如此大的绿地专供消闲欣赏,这夏薇的财力果然是不容小觑。

     转了第三个弯,眼前豁然开朗,只见草坪绿地树木葱郁中,正稳稳托出一栋红砖黑瓦,颇为古色古香的别墅来。

     苏洛抬头仰望那别墅,忽的开口:“早听说顾氏在市中心有一个叫绿意的别墅项目,没想到夏小姐也是客户之一

     夏薇悠然转头,眉眼盈盈:“苏总果然是消息灵通。其实我一天到晚奔波在剧组,这别墅大半时间都是我妈妈住着。现在她回了老家,这栋别墅也就成了空置房了……要不是今天陪着诸位来,只怕我连房子的布置都忘了。”

     她向前数步,举足要迈下小路尽头的石子台阶,却忽的脸色大变。

     ——别墅的大门歪歪扭扭,正在风中摇晃呢!

     夏薇三两步跳下台阶,拔腿就朝别墅狂奔而去,剩下三人愣了一愣,赶紧追上。

     这夏薇看似文文弱弱,却实在是人不可貌相——她在前面越跑越快疾若闪电,几步就把萧振衣林简抛到了后面,只有苏洛紧紧跟上。直到她冲进大门后半晌,萧林两人才上气不接下气的奔到大门处,捂着胸口喘息。

     “我去……”林简扶着墙喘息,“简直就——就是短跑冠军啊。”

     萧振衣稍好一点,他勉强站直身子,对着林简做了个“灵泉”的口型。

     林简倒吸一口气,又忍不住咳嗽起来:“人比人真是气死人……没想到那种玩意儿还真能强身健体?”

     “人家命好没办法。”萧振衣推开门:“——你有没有闻到一股酒气?”

     确实有一股酒气——馥郁醇厚,又有淡淡甜香……正是林简在玛利亚奉送的草莓上闻到过的气息,只是要浓郁了十倍不止。萧振衣与林简顺着味道踏入玄关,在典雅空旷的客厅旁拐了个弯,迈进了一间纯白一色,毫无装饰的宽阔房间里。

     雪白地板的中央是一大滩碧绿清澈的水洼,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倒在水洼旁,手里还紧紧攥住。苏洛与夏薇立定在水洼两侧,正俯身细细查看那碧绿剔透,酒气扑鼻的液体。出乎意料的是,他们的双颊都有些微红,好像被蒸腾的酒气熏过一般。

     林简向前走了数步,想看个仔细。

     没等他探出头去,比之前还要浓郁数倍的酒香便扑面而至,陶陶然熏熏然,中人欲醉,绕鼻不去……

     林简的脑子有些迷糊了,一种奇特的平静的安详快乐充溢了他的大脑。他好像被酒气熏得有些醉了,脑子里的念头思绪开始渐渐恍惚朦胧,安宁而祥和的喜悦捕获了。无忧无虑,心定神宁,他仿佛在云端浮沉飘荡,说不出的轻松适意……

     可是不太对……他恍恍惚惚的想,不太对……我的酒量似乎没差到这个地步……闻一闻就醉了……

     这点煞风景的疑问就像水面上的一点涟漪,脩然消失无踪。他的心里划过了一点诧异,却又很快重归平静,悠然的、愉悦的、无忧无虑的平静。

     他的眼前一时清醒,一时迷糊,就好像是一台信号不好的电视机,他从这台电视机里头观察外面,只看到人人都一脸迷醉,神色恍惚从容,宁静安详……

     恍恍惚惚间,飘飘荡荡时,他好像听到很远很远传来一个声音,带着回响的声音。他花了很久才辨别出这声音,花了更久才理解了这句话……是萧振衣在说话,是他在一脸恍惚迷醉的呢喃……

     “灵泉……”他喃喃低语,“灵泉……”

     这两个字就像一点火花,骤然点亮了林简那空白迷茫的大脑。在一片混沌中,他的神智忽的灵光闪动,好像隐隐约约抓到了什么……

     灵泉……灵泉……天材地宝的灵泉……

     灵泉该有什么功效呢?是伐髓净体,还是起死回生?都不对,都不对……他想起来了……南华真经,南华真经怎么说的?真正的天材地宝重于心而非重于体……吾所以有大患唯吾有身,及吾无身吾又何患?真正成仙了道的宝物,所宝贵的是净念宁神……

     净念净念,洗净神念,元神才可澄澈无碍……

     洗净神念!

     这念头就像天空的流星划过他的心灵,林简陡然从空白安宁的喜悦中醒过神来。

     他本该诧异,本该恐惧,本该嘶声尖叫警告大家,但灵泉的香气好像把一切的负面情绪都从他脑子里清走了,他无论如何努力也憋不出大叫大嚷的惊恐来。他只能陶陶然地、欣欣然地,柔和缓慢地说。

     “离远一点吧……大家离远一点……”

     没人理会他,每个人都安宁喜悦的凝视着彼此,眼眸清澈沉静,神态温柔祥和。

     林简不死心,他轻轻地,柔柔地呼喊,一遍又一遍地呼喊,柔和得像少女呼唤情郎:

     “都离远一点……不要再靠近了……”

     终于,他正前方的苏洛慢慢的转过了身,眉眼弯弯,漆黑幽深的眸子像盛了一汪春水。

     他谛视林简,婴儿般纯净的双眼中似有无数情谊。

     “不用担心……”他缓缓慢慢的说,“不用担心,我在这里呢……”

     他慢慢地,姿态闲适的蹲了下去,似乎是想伸手去够地上瘫着的西装男子。

     “不要!”

     一阵惊惶猛地窜过林简茫茫然地大脑,他不自禁地脱口而出:“不要碰——”

     苏洛的手触摸到了男子的衣袖。

     刷!

     碧绿灵泉自地上勃然而起,朝苏洛劈头盖脸浇了过来!

     下午6点钟时,苏氏集团的总裁秘书,年轻美貌业务出众气度不凡的miss刘,刘米思小姐,待不住了。

     虽然自两个月以前苏总就开始不正常了,虽然最近苏总常在集团新聘的高级顾问林先生处逗留,虽然他逗留的时间已经越来越长,但还从未像今天一样出格——上午八点出去“陪林简看房子”,居然看到了下午六点还不回来!

     还有十天就是季度总结会议了!苏总您就不能忍一忍么?!

     话说那林简也不像是美人误国的材料啊?

     她长长叹一口气,第五次拨下苏总的号码。

     出乎意料,这一次居然接通了!

     “有什么事么?”

     啊!苏总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低沉悦耳!只是……好像有些太低沉了?

     难道感冒了?

     刘米思下意识地挺直身子:“苏总,您今天还回公司吗?有一份季度会议的报告可能需要您看一下。”

     “很紧急么?”

     “也不是很紧急,可季度会议只有十天了……”

     “直接把报告发到我邮箱。”苏总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我今天有些不舒服,如果有什么要事就直接在网上讨论。你报备一下,明天我也可能不来上班。”

     他挂了通讯。

     啊苏总果然病了!

     嘤嘤嘤好心疼!

     壳斗麻袋!苏总不是陪林顾问看房子吗?怎么看个房子还能看得上不了班?!

     ……难道老娘站错攻受了?!

     林简长喘一口气,撕下了喉咙上贴的符箓。

     “算是应付过去了。”他精疲力竭的说。

     瘫坐在沙发上的夏薇和萧振衣都长长出了一口气。夹在他们中间的苏洛懵懵懂懂的抬起头,有样学样的长出了一口气。

     看着苏总俊美脸蛋上的朦胧迷茫,看着那一双干净清澈宛如稚子的黝黑眸子,林简又想哭了。

     “你们到底讨论出个所以然没有!妈的总不能一拖再拖吧?十天后就是苏氏的季度会议了!”

     “……我们讨论的结果是。”萧振衣艰难的说,“苏总被‘净念’了。”

     “老子知道!可怎么就净念成了这么个样子——不许吃手指!摁住他!”

     夏薇手忙脚乱的把苏洛的手指从他嘴里拽出来,死死摁住,苏洛也不挣扎,只转着一双澄澈的大眼睛东张西望。

     “净念净念,这他妈是直接洗成白痴了吧!”林简嘶声惨叫。

     听到白痴两个字,萧振衣生生打了个哆嗦。他瞄了瞄一派纯真天然无暇的苏洛,颤巍巍开了口。

     “灵泉这种东西,一般是有道之人服用,他们元神坚固,神念灵动,灵泉所洗涤的也就只是他心念中不太稳固的杂念。可若是凡夫俗子服用了……凡人的心念本就浮躁不定,很容易就会被整个……洗白白。”

     “那她不也服过灵泉吗?”林简直指夏薇,她吓得瑟缩了一下,“难道她是仙人?”

     “这也是有不同的……”萧振衣弱弱道,“这灵泉应该是属于‘玉髓’一类……属土,性主收敛,只要不被激发出来,一般也没有净念的法效,只是强身健体而已……”

     “激发?”

     “对。”夏薇欲言又止的望了一眼两人,终于是咬牙开了口:“其实我也不清楚这灵泉怎么会有这些……作用。那间别墅里的灵泉本来是我用来泡酒的……泡了好几坛子。后来——后来——”

     “后来,”萧振衣接口到,“有人带着沾有邪气的东西潜入了别墅。邪气灵气交相感应,灵泉本来就有‘净邪’的法效,所以马上就被激活了。”

     “有邪气?”林简沉吟片刻,反应过来:“你是说倒在灵泉旁的那个西装男?”

     “不错。”夏薇好像恢复了一点胆气,她直了直背,提高了嗓门:“林先生还记得那块玉么?那玉不是祖传的,是我母亲的一个亲戚送给她的,谁知戴了之后身体愈来愈差,后来服用了灵泉才稍微好转……我心下疑惑,才带着玉石来请教林先生。得到林先生的消息后我很害怕,毕竟这种手段真是防不胜防,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别的脏东西。我就想法子请了两位到别墅去看看……没想到有人这么等不及,趁着我不在就想往别墅里丢脏东西,偏偏别墅里还泡着几坛灵泉,这一下就害了苏总……”

     尽管仍在惊惶焦虑中,林简还是暗地里服这女人:当断则断滴水不漏,确实不愧是重生者。

     ——当初他们拼命从别墅里冲出来时,萧振衣已经喊破了灵泉的秘密,夏薇则行事果断,当即承认了此事,并主动贡献出了灵泉供他们研究,现在更是直接漏了仇人的消息(她的仇人居然会搞这些邪门法术?怪不得她三番五次的要来找人)。不过她并没有就此泻掉整个底,最为关键的重生机密,她始终守口如瓶。

     ……可谁在意她是不是重生了?现在苏洛这边才是大问题呐!

     林简呼了一口气,深觉心力交瘁:“姓萧的,苏总现在算什么回事?”

     “从道教理论上说……”萧振衣脸色古怪,语气诡异:“苏洛现在属于坐忘状态……昏昏蒙蒙,抱元守一,宛若婴儿,是非常理想的修道境界……”

     “所以就是个白痴?”

     “巧者劳矣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遨游,要无忧无虑长生得道,自然要黜尔形体,堕尔聪明……”

     “所以还是个白痴。”

     “好吧就是把他洗干净脑子变白痴了!”

     两人恶狠狠的彼此怒视,眼珠子里满是怒火。

     “现、在、怎、么、办?”林简咬牙道。

     “有办法啊,”萧振衣翻了个硕大白眼,“直接让他成仙——神仙不惑于外物,自然不会受灵泉的困扰!”

     “成仙?你特么怎么不上天?你是谁啊你就成仙!”

     “那你说有什么法子!”萧振衣气急败坏,“苏洛现在就等于是成仙成到一半被卡住了!人不像人仙不像仙!道教可没他妈交代过这种奇葩!唯一的办法,就是成!仙!”

     “既然卡住了又上不去,就直接把他踹下来!”

     “踹你妈了个哔——,道教只教人怎么修仙,可特么没教过怎么把神仙搞成凡人!”

     这是句实话:道教的终极梦想就是成仙,哪个傻逼会专门研究怎么变成人?林简卡住了,他只能瞪着萧振衣喘粗气,脑子里一片乱糟糟的。

     偌大的客厅里唯有一片寂静,两个无语的半吊子面面相觑。

     良久,真的良久,林简不堪忍受的移开了目光,他转过了眼睛,忽的一眼看到了苏洛——他在自得其乐的扯着沙发,挥舞着几本林简积累下来的动漫本子,那些本子大都被他翻得破破烂烂,唯有一本崭亮如新。

     喔,他认出来那本了,那是他买的h本,只是被坑爹的商家换成了*向,所以一直没怎么翻过……

     桥豆麻袋!

     *!

     林简悚然而惊,脑中似乎有闪电划过!一个大胆的、疯狂的、可耻的、毫无节操的方法诞生了!

     不是没办法,不是没办法!

     可这主意实在……实在……

     苏洛会杀了他的,苏洛一定会杀了他的!

     但他已经走投无路,他只有艰难开口,哪怕每一个字都好像在向外吐钉子。

     “我觉得,我有点办法……”

     “什么?!”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萧振衣与夏薇同时站起身!

     “姓萧的,你看过……《牟而钗》吗?”

     故两雄交接之时,真阳灼熏,真阴难存,极能败道。虽神仙灵物,巨妖大魔,难当此事……

     ——明代龙阳巨著,《牟而钗》

     翻译:搞基可以毁道行。

     “所以,只要进行一次——‘两雄交接’,就可以破坏阴阳,打破坐忘”林简神色空灵,语气悠然从容,眼眸之中平静无波:“所以……你们知道哪里有同志酒吧么?”

     室内一片寂静,萧振衣与夏薇木然对望。

     良久,良久。萧振衣轻轻开口了,他的神色也很空灵,他的语气也很从容。

     “我觉得你有一丁点小小的疏忽……”

     “哪里?”

     “黜尔形体,堕尔聪明……成仙要摒绝欲念……”

     “你的意思是——”林简慢慢的,一字一字的说,他的心里察觉到了某种巨大地、未知的惊恐——

     “我的意思是,苏总可能……硬不起来了。”

     三人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挪动眼珠,他们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住了同一个地方——

     沙发上,萧振衣和夏薇的中间,苏洛扯下了那*本子的彩页,开始欣喜愉悦地欣赏彩页上的妖精打架。□□裸地妖精打架,唯美的妖精打架,能让人血脉迸张的妖精打架。

     欣赏妖精打架的苏总,裤裆一马平川。

     三人再次挪动了目光,他们彼此凝视,彼此装作若无其事。

     “所以。”林简咬了咬牙齿,决心破罐子破摔:“我们要找人肛了——”

     “壮士。”萧振衣幽幽道。

     林简萎了。

     “那又能怎么办?”夏薇开口了,这位重生女不愧她两辈子的经历,在这么羞耻污浊的环境里,她还能沉着思考,冷静发问:“说起来苏总的情况我也负有责任。如果真的毫无办法就由我找人——”

     她咽下了后半句话,但每个人都在心里补上了:“肛了苏总。”

     “未必毫无办法。”林简苦苦思索,“断情绝欲为真仙,苏洛还没有成仙呢——我就不信他真的能了断一切□□!咱们慢慢的一个个的试,总能找到苏总喜欢的那一款——”

     “受。”萧振衣补了后半句,他脸色阴沉。

     许久后,他闭上眼睛,好像惨不忍睹:“死马当作活马医吧,说不定苏总对某种类型念念不忘,就是净念之后也能回想起来。”

     势不容缓。林简思索片刻,断然拎起他的宝贝平板。一屁股坐到了苏洛旁。他点开了某著名gv网站。

     据说这gv网站星际驰名,各种型号货色应有尽有,号称能掰弯九成的直男。

     希望不要遇到百分之十。”

     “这个喜欢吗?”他举近平板。

     苏洛懒洋洋的瞥了一眼平板,满不在乎扭过了头。林简低头一看,一马平川。

     “好吧,肌肉型男不喜欢。”林简翻了一页,“萌系呢?”

     还是一马平川。

     “考虑到苏总的身份——办公室禁欲系你看如何?

     又是一马平川。

     “口味别这么挑嘛。这个呢,大叔系的?”

     “这种胡子拉渣满身赘肉的是个人都不会喜欢吧!”萧振衣厉声道:“下一个!”

     “好好好下一个,爱死爱慕系的呢?”

     “又是平的!下一个!”

     “高中生口味?”

     “平的!下一个!”

     “人妖口味?”

     “平的!”

     “好吧好吧再来一个,”林简嘟囔着向左一滑,“真是挑嘴呀。”

     “等等!”萧振衣忽的大叫。

     “等什么——”林简向下一看。

     卧槽帐篷!

     “——不可能这他妈是缓冲页面啊!难道苏总你恋物?”

     “恋你妈了个哔——的物!仔细看看!”

     林简再次低下头。

     什么也没有。除了,在帐篷的旁边,在大腿的上方,在他身体的右侧,搭着的一只手。

     一只偏瘦的、白皙的、颇有些小的手。

     他的手。

     #直男被肛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一开始,我还以为倒霉的是苏总,万万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