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背锅
    他们并排坐在走廊旁的长凳上盯着热气弥漫的澡堂门口发呆,满头满脸都是被防毒面罩捂出来的汗。当然,没一个人敢摘下面罩。

     穿着臃肿防护服的医生们接连的从走廊那头风驰电掣般狂奔而过,两步跨进澡堂后直接扑通一扑通,不过片刻后,白雾缭绕的水池上就接二连三地冒出一个又一个圆滚滚的西瓜——没错,就算在洗澡时也没人敢脱下防护服。

     没一个人觉得满澡堂的圆球有什么违和感,他们只是愁眉苦脸的盯着盘旋的水汽。

     半晌后,萧振衣幽幽开口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

     “警察局已经全员出动了。”苏洛冷声道,“市政府要求他们竭力制止‘无秩序期间可能的暴力行为’——当然现在形势还不算危急,毕竟就是再穷凶极恶的罪犯应该也……”

     “也长着鼻子。”萧振衣语气很恍惚:“医院方面呢?”

     “已经调用了所有的口罩防毒面罩与空气循环设备,目前正向总部申请紧急支援。在人员方面,医院已经召集了所有40岁以下已婚的医生护士,十人一队轮流值班,到现在为止,每个小队坚持的最高纪录是二十五分钟……”

     林简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窒息般的抽噎。

     然而没人理会他,大家恢复了静默。

     良久后,夏薇开口了:“这么说来,这一次的事情……闹得很大?”

     “很大。”苏洛轻声道,“三个小时前中央政府防治自然灾害办公室刚和市长通过话。据传要调动生化部队入城进行洗消作业……”

     林简悄没声息的从长凳上出溜了下去。

     “不过,”苏洛看也没看林简,但他忽的提高了声音,“据警察局方面的报告,他们一致认定,该事件的最大嫌疑人应该是……那个‘苯猜法师’?”

     “什么?!”

     林简猛地窜了起来,激动亢奋的扑上去攥住了苏洛的手猛烈摇晃:“快说快说到底怎么一回事儿啊?他们怎么认定的啊?”

     苏洛微微动了动手臂,到底是没有把手抽出来。他的语气还是很沉稳,好像不觉得握着林简的手说话有什么不妥:“警察已经搜捡了天通苑十一号,发现了大量的邪\\教用品与违禁药物。警方认为,苯猜等人如今的症状应该归咎于药物事故或者某种非法的邪\\教仪式……总而言之,属于自作自受。”

     “真的?!”林简真是简直喜出望外,他乐不可支的嘿嘿大笑,心满意足的蹭回到了椅子上。过了好一会儿,苏洛才放下了被松开的左手——当然,从那张银光闪闪的面具上谁也看不出他的表情。

     半晌后夏薇发问了:“那个苯猜现在是什么情况?”

     “呆在苏氏的特级病房里。”苏洛低声道,“警方本来准备找人把病房看管起来,但苯猜身上的味道,比寻常的灵修会成员还要……总不能人为制造惨案……”

     夏薇抚了抚胸口,闭嘴了。

     “观众朋友们下午好,接下来是来自于l市场前线的最新通讯。

     代号为“天通苑”的l市特大自然灾害事件已经持续了四天,引发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据中央防灾办消息,驻守于l市外300公里外的第四防化部队已经接到命令,将于今晚8点左右到达l市场,正式开始洗消作业。那么,l市目前的情况如何呢?接下来为您连线前线记者。秦采你好!听得到我说话吗?”

     “主持人你好!听得到——很清楚(调试耳机中),这种新型的军用防毒面罩确实很好用。观众朋友们大家好!大家看我的身后,应该可以认出这里——没错,这里就是此次天通苑事件爆发的源头,苏氏第三医院。目前仍有一批警察与医生留守在这里,让我们向他们致敬!”

     “是的……的确非常了不起。秦采,l市的情况严重吗?”

     “非常非常严重,刚刚进入郊外就必须带上防毒面罩,而且你最好保持空腹——听说这里的医生警察都是依靠葡萄糖吊针维持体力,真的是非常非常辛苦。l市沿途已经没什么人了,就是留守的市民也不肯出门,全靠市政府组织人员投放口罩、食物和饮水。情况确实相当危急。整整一路上我连一个采访对象都没有遇到,直到了苏氏医院才见到了肯出来露面的人。当然这一趟我还是没有白走的。我刚刚遇到了l市的警察局长罗先生!是的,这里就是l市警察局的临时办公地点!想不到吧?据罗局长解释,这是因为事态实在是太严重,必须靠近事件的源头方便第一时间采取行动。”

     “看来真的是非常严重。秦采,罗局长还说了什么呢?比如事件的定性之类的?据说这次事件的起因是某个灵修组织?”

     “是的,是的。罗局长接受了我的采访,但他拒绝摄像——其实穿着防化服也没办法摄像啊。他告诉我们,警方目前已经锁定了第一嫌疑人。他们认为这件事情与一个叫‘密禅灵修’的组织有关,这个秘密的半组织在娱乐圈中很流行,很多明星追捧。这个组织的头目自称苯猜法师,据说他有大神通,可以养颜延寿,转运旺家。这一次这些灵修学员就是在天通苑集会,然后被警方发现。警方在聚会现场发现了大量的□□物品和违禁药物,还有一些不明成分的化学物质。根据对药物成分的分析,他们倾向于这是一次超大型的药物事故……目前苏氏集团正在抽调专家,进一步的研究药物。”

     “药物事故吗?可是药物事故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呢?要知道,就是离在演播室里我现在都能闻到一点气味呢。”

     “罗局长说他并不了解药物分析,这些结论是由苏氏实验室得出的。当然,目前还不是定论。”

     “好的。秦采,既然你已经在苏氏了,那么你能采访到病人吗?”

     “啊,可以的!我刚才征求了一位医生的意见,他说某些症状较轻的病人已经清醒了,也已经被清洗过了,只是现在大脑反应有点迟钝,但注意安全的前提下还是可以交流的。我就请他把我带到了这里!这旁边就是病房(转过身)。里面就是……”

     “真的吗真的吗?等等观众们你们看见没有?关应浅诶!不老影后关应浅诶!”

     “是的,就是关影后。关小姐,您能听清楚我们说话吗?”

     屏幕上的女人憔悴支离,面容苍老得惨不忍睹。

     “关小姐您好,我们是nctv的记者,我就是想采访一下您,就是关于这次事件——关小姐?关小姐?!”

     “呕!”

     “所以这就是天通苑事件的最新报告?”林简恹恹的缩在沙发上,“一点有意义的消息也没有嘛。”

     “倒也不尽然。”萧振衣若有所思的看着鸡飞狗跳人仰马翻的演播室,以及屏幕上满脸黑泥生死不知的记者:“至少他们应该切身体会到l市的痛楚了。”

     室内一片寂静,两人都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点怜悯之心

     “不过……”林简徐徐低声道,“他们真的就信了这是……药物事故?”

     “当然不信。”萧振衣噗嗤笑了出声:“什么药物能当生化武器用?你当政\\府傻啊?是苏洛想的办法——他直接把事情捅到了反邪\\教办公室,那边很重视,亲自插手了。至于所谓药物事故嘛,那是政府和苏氏合伙编出来应付媒体的——反正敢于揭露真相的记者都献身了,是吧?”

     他朝电视扬了扬下巴。

     林简缓缓嘘出一口气,在沙发里蜷缩得更紧了。

     “我发誓,”他有气无力的呻\\吟:“老子再碰灵泉老子就是龟孙子。老子就不该起那个好奇心,那东西和我天生犯冲……”

     出乎意料,萧振衣竟然也颇为认同的点点头:“所以真是人与人不同,夏薇用了好几年的灵泉,人家就从来没出过幺蛾子。”

     “说起夏薇,她现在在哪里?”

     “还是呆在苏氏。她好像特别担心苯猜,死活都要守在医院——当然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毕竟苯猜的病房基本就是毒气室,谁也不敢入雷池一步……如果那个苯猜能清醒过来,我倒敬他是条汉子。”

     林简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回想起了苯猜病房前的味道——那种几乎能穿透一切的,绕梁三日不去的可怕气味……

     这么一回想,他的身上好像又在隐隐发臭了。

     林简裹紧了浴巾,慢腾腾从沙发上爬了下来,朝着浴室蹒跚而去、

     “你又要去洗澡?”

     “对。”

     “也不至于这样吧,才回来两个小时你就已经洗了五次澡了……我都没这样洗。”

     “是啊,”林简艰难的拧开浴室门,利落的翻了个白眼:“两小时才洗了四次澡的萧某人的确很有资格议论我。”

     萧振衣长长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