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4.神智
    “怎么是你!怎么是你?!”

     白林的尖叫声实在是太刺耳了,扎得三人都禁不住的皱眉头。林简稍微向前了一步,俯视着这个苍白的年轻人,声音平淡:“白秘书?”

     听到他这句普普通通的问话,白林却霎时间开始发起抖来,脸上连最后一点血色都褪去了,他惊恐万状的看着看着林简,哆嗦着嘴唇连话也说不出来了。看到白林这么的张皇失措,林简实在有些意料不到,一时间竟想不到该说些什么。他身边萧振衣凑上前来,低声耳语:“你对他干了什么?这人脸上已经是惊吓而致魂魄不宁的症状了。”

     林简阖动着嘴唇悄声回答,气息轻微:“我只是不小心撞破了他的隐私而已……说实话并没有威胁过他什么。”

     萧振衣明显是半信不信的样子,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朝白林走了一步,放柔了语气试图安抚他:“这位……白秘书吧?你要说什么也不必就急于一时,可以——”

     话还没说完,白林突然向他转过头来,一双黑多白少的眼睛直勾勾盯住了萧振衣,饱含着奇异而热切的渴望,好像是在看什么稀奇珍贵的宝物。他目不转睛的看了片刻,突然朝他迈了一步。

     面对着这样的渴求急切的眼神,萧振衣也免不得心里发毛,他向后侧了侧身体,强笑道:“白先生在看什么呢?”

     白林还是盯着他猛瞧,一句话也不说。萧振衣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林简身后,江飚突然出声:“萧先生,白秘书是在一直看你的口袋。”

     林简与萧振衣一起侧过头去,果然白林眼也不眨,两只眼珠子像是被粘在了他的衣兜上。萧振衣沉吟片刻,伸手入衣兜,拿出了一个小玻璃瓶来,缓缓举高。白林的眼珠子立刻贴到了小瓶子,随着萧振衣的动作而逐渐升高。到最后,他甚至仰起头来,伸直了脖子去看玻璃瓶。

     萧振衣面色变得起来凝重。他将瓶子高举到头顶上,徐徐挪开了遮挡的手指,向身后的人展示了玻璃瓶里的东西。

     正是十几枚五颜六色的药片。

     林简的脸色也立即随之变化。他沉声问:“BA元素?”“不错。”萧振衣盯着白林:“这瓶药就是从嫌犯身上搜出来的。原本还以为没什么危险,不过现在……BA元素难道有成瘾性?”

     算上几个星期前方舟的拜访,林简统共只接触过三次BA元素,当然不知道它有没有什么成瘾性。他正欲摇头否认,却忽听江飚沉声道:“这不是成瘾性。白林秘书在入院时做过相当详细的身体检查,医生们并没有在他身体里发现任何的药物残留。他身体虽然虚弱,但神经上并没有什么损伤。”

     萧振衣皱了皱眉,转头望向江飚:“也就是说,白秘书的身体并没有成瘾的症状?”

     江飚点头:“反恐案件最先关注的就是涉案人员的药物史。很多恶性案件都是被在精神药物驱动下做出来的。必须谨慎。我虽不知道你们说的BA元素是什么,但只要能通过权威的药物检测,它就不可能有致瘾性。”

     江飚刚解释完,萧振衣的脸上露出了一点恍然的神色。他沉吟片刻,给林简递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林简心照不宣的微微点头,后退一步到江飚的身旁,轻声提议:“现在白秘书情况不对,我们就走恐怕不太好。要不要叫医生?”

     江飚的脸色瞬间有点僵硬,心里也是咯噔一响。他私带外人入病房治病是绝对的犯忌违规,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医院的医生瞧见,否则一个渎职的罪名就是稳稳跑不掉。但现在白林如此情况,如果置之不理或者转身离开,必然会出不测的麻烦,更可能会被人捏住见死不救的把柄。左选右选都是两难境地。思来想去后,他咳嗽一声,哑然道:“两位觉得白秘书这是怎么一回事?有没有什么办法?”

     林简微微一笑,淡然道:“我们不清楚白秘书的身体底细,当然不可能根治他身上的毛病。但现在就这么站着也不是件事。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想个办法,把白秘书先送进病房再说。”

     江飚面上现出了迟疑的神色,显然是在怀疑林简说的“方法”。他思索片刻,才勉强道:“那就麻烦你们了。”

     林简笑道:“哪里麻烦?”徐步上前,伸手接过了萧振衣头顶的玻璃小瓶,朝着白林轻轻一晃。白林目光像被楔子钉在了BA药片上,一双眼珠子如影随形,随着他的动作左右转动。林简等了几秒,又将这玻璃瓶的盖子稍微旋开,对着白林摇了几摇,方便将BA的气味散发出来。不料白林却无动于衷,依然僵立在原地,下死力盯住玻璃瓶子,眼珠毫不转动。林简旋紧瓶盖,低声向萧振衣道:“看来不是通过嗅觉感知的。”

     “那么是视觉?”萧振衣悄声回答。

     “不像。”林简耳语道:“我们刚进门的时候他很清醒,突然之间才出现了呆滞的情况。而这段时间里,那玻璃瓶应该都没有露出你的衣兜……不太可能看到。”

     “换而言之。”萧振衣凝视着白林僵直的面孔,慢慢说道:“白林应该不是用五感来探知BA元素的。他之所以能察觉到我身上的药片,不是因为感官灵敏,而是因为某种超脱于感官的东西。但……这可能在活人身上出现吗?”

     林简看了他一眼,没有马上回答。他完全理解萧振衣的话下之意,尽管他或许是顾忌到江飚在场,说话已经相当委婉。所谓超脱感官的东西,说的无非就是天眼通与阴眼一类鬼神的非凡神通。这些特异的法力确实可能超越世俗的极限,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看穿衣兜里的玻璃瓶。但凡有所得必有所失,如果不是修持多年道行高深,寻常人等的特异能力反而会是灾难的征兆,甚至预示着生死上的不祥。所以……

     “我曾经借用过白林的身体。”林简轻声道:“当时我仔细探查过他的健康状况,或许是有体虚的症状,但绝对不像是将死之人。”

     萧振衣道:“那又是怎么一回事?”

     林简沉吟了片刻,徐步走上前去。白林笔直立在原地,脑袋和眼睛跟着他一起转动,像连着线一样亦步亦趋。最后林简跨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张苍白的脸,久久没有说话。

     足足看了一分钟后,林简才伸出来,揉了揉白林毫无表情的脸。

     “我果然比你高。”他感叹道。

     萧振衣噗嗤一声被口水呛得咳了出来,然后是江飚干巴巴咔嗤咔嚓清喉咙的声音。霎时间气氛变得非常尴尬寂静。在这尴尬与寂静中。林简却浑若无事。他张开手臂揽住白林的肩膀,悠然回头微笑:“两位就不用站着了,和我一起把白秘书送回病房吧?”

     话音刚落,只听到哎哟一声响亮的□□。白林身体一颤,猛然挣脱了林简的手臂。他踉踉跄跄地后退两步,一脸迷茫的摇着脑袋,目光恍惚迷惑,半响后哑声道:“你……你们在干什么?”

     林简冲他和蔼一笑,白林神色惊恐,如见鬼魅,跌跌撞撞又往后退了几步。林简也不以为忤,只是慢条斯理地转过身来,顺便抖了抖袖子,遮住已经被拧开盖子的药瓶。

     “白秘书刚才突然僵直在原地一动不动,我们叫了半天都没有反应,整个人就和傻了一样。”林简缓声道:“怎么,现在你没印象了么?”显然白林是毫无印象。他惊骇交加的瞪着林简,脸上全是不敢置信。林简只是微笑着和他对视,全然是一副成竹在胸,淡定从容的姿态,仿佛他只要出口疑问,就是自取其辱,不知好歹。渐渐的,白林脸上开始红红白白不断变幻,神色越来越难看。几分钟后他终于忍耐不住,张皇将眼睛移开,直勾勾盯住了江飚:“江主任,这……”

     江飚近乎怜悯的看了他一眼,轻轻叹了口气:“白秘书,你就不要想太多了,有什么还是医生来检查吧。我先送你回病房。”

     这一句话对白林打击实在巨大,那一瞬间他完全傻在了原地。江飚摇了摇头,快步走上前来,半拉半扶的将他拖起,朝走廊的深处带去。他们身后,林简与萧振衣隐秘地对了一个眼色。

     “你对他干了什么?”

     “不用惊慌。我给他服了一片BA药丸而已。”

     “……简直胆大妄为。”

     “要不然还能怎么办呢?白林身上秘密极多,远不止你今天看到的这点。昨天晚上在医院时,我曾经从他身体内逼出一只应声虫来。当时应声虫被阳气所激,开始胡乱发声,说出的却是……他好像和太子有私情、”

     饶是萧振衣,一时间也被这可怕的消息惊得表情空白。好一阵后他才反应过来,语气里仍有惊骇:“……他什么反应?”

     “死活不承认。”林简低声道:“原本我以为他只是嘴硬。但后来细想想,那真的不像是装出来的,倒可能真的不知情。但你也知道应声虫的效力……它是不可能被欺骗的。我百思不得其解。但现在嘛……好像有点意思了。”

     他抬头望向白林的背影,神色凝重。

     “你是说……”

     “在BA元素前,他足足失去了五分钟左右的自我意识。”林简道:“而且这种意识丧失还全无征兆,也全无迹象,甚至没有记忆。如果只是丧失自我意识,最坏的不过被乘虚而入,但如果BA元素还有其他妙用的话……”

     “……那白林的意识究竟是不是由白林做主,可就说不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