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围堵
    林简布下的法术原理非常简单,基本上就是“借阳冲鬼”的想法,只不过被借的对象变成了地板上那个倒霉的驾驶员。这个壮年男人体内已经盘踞了一个怨气深重的鬼魂,魂魄上的怨气激发阴气,阴气又会压迫阳气。这个壮年男子体内的阳气被阴魂逼迫,已经蓄势待发,林简只需以金属物(金属隔绝阴阳)刺破准确的穴位为阳气提供发泄的渠道,再用阵法配合引诱,里应外合之下男人体内所有的阳气都会喷薄而出,沿着林简用血画的“阳渠”一路狂飙,最后从阵法的死门冲出,直接撞进玻璃墙里。这种被逼迫出的阳气格外狂猛酷烈,足以扰乱人体阴阳,甚至把活人的魂魄冲飞。

     这种法术简单粗暴威力巨大,却也有一个明显的缺点。它催发的阳气虽然猛烈,起效的时间却很短暂。如果被冲击的本来就是身强体壮阳气浓厚的成年男人,阳气自然能发挥最大的功效,但如果遇上了一个阴盛阳衰的女人,法术的效果就很难保证,甚至可能完全无效。

     ——比如现在。

     尽管耳朵还是嗡嗡作响,林简还是第一时间分辨出了声音的性别。那一瞬间他的震惊辣么大,以至于竟然没来得及害怕。他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怎么还有个女绑匪?

     他这个念头还没转过来,紧接着就听到猛烈的锤击声,那栋直上直下的玻璃墙在哐当声中开始剧烈摇晃,蛛网一样的裂纹迅速蔓延滋生,爬满了整个墙面。

     “快跑!”苏洛厉声大喝。话音未落林简只觉得眼前一花风声掠过,苏洛已经两步跃到了他面前。随后林简左臂一紧,身不由己的跟着苏洛往前冲去。他们身后是高声尖叫连滚带爬的周子梅。三人拼了命的加快速度,朝门口狂奔而去。

     还没跑出两步林简已经反应过来——“放开我,我有办法!”

     轰隆!

     一道闪电骤然闪过,一瞬间整个黑暗的休息市亮如白昼,灰尘垃圾和破烂全都历历可数,耀眼的电光随着闪电而起,它在林简眼前迅猛划过,不偏不倚的撞在了大门上,又是一声轰隆巨响。

     他们在冒着黑烟的大洞前刹住了脚步。

     “高能激光粒子震动枪!”周子梅嘶声惊叫:“这是战场用的大规模武器!怎么——怎么可能?!”

     “明白是什么就好。”一个冰冷机械的女声从他们身后传来,伴随着响亮的破碎声:“外面也布置得有这种小玩意呢。不要妄想逃跑了,乖乖转过来吧,嗯?”

     三人僵住了。

     “我试试看能不能谈谈。”苏洛松开了林简的手臂。他的嘴唇微微开阖,宛如耳语:“他们也已经找到正主了……”

     “不用着急。”林简轻声说,他略微抬起右手,手指划过通讯仪的屏幕:“等一等。”

     “等什么?”周子梅声音里带着哭腔。

     “等零点。”林简盯着通讯仪上跳动的数字,心脏随着数字急剧收缩:“十一点五十九分五十八秒,五十九秒,开始。”

     哐的一声巨响震天,而后是凄厉尖锐的惨叫,正是刚才那个女声。这声音恐怖尖利气息绵长,好像是垂死挣扎的惨嚎。林简转过头去,只见碎渣遍地杂物乱飞,巨大的机甲僵立在玻璃墙的大洞边一动不动,前突的驾驶舱上死死贴着一具衣衫褴褛肌肉粗壮的躯体,正是几秒钟前躺在地板上生死不知的那位老兄。现在他手脚并用活蹦乱跳,正死命抠着机甲的头部不撒手,喉咙里还有吐痰一样呼噜噜的巨响。

     周子梅倒抽口凉气声音颤抖:“林先生这是什么?这男的疯了?”

     林简盯住机甲目不转睛,一边低声解释:“零点以后阴阳变换,鬼魂最容易被挑动。那个男人体内阳气已净,从阴阳上看和死人没有什么两样,只要被阳气侵扰就容易起尸。这间房子里面阴阳平衡,唯一的阳气来源就是那台机甲,自然就会被袭击。”

     就在他们谈话的时候场上局势已经逆转了。变成僵尸的人两眼翻白面部肌肉痉挛五官移位,满嘴满头的白沫唾液,看着当然是鬼片现场可怕之极,但终究也就是个碳基生物,牙口再好也啃不烂铜墙铁壁。入侵者略一惊吓后立刻反应过来,只听得哐当一声机甲身体转动手臂一挥,借着那位半生不死的老兄横飞过天花板下,头下脚上栽到桌椅板凳堆里,又是一声大响。

     入侵者抖抖手臂半转过身,又是那种被ai调试过的机器声:“看来你们还有点猫腻。我不知道你们干了什么,居然能制服一架机甲——把手放在头上!谁乱动我马上杀人!”

     三道红光从机甲的头颅发出,不偏不倚的对准了他们的额头。

     好汉当然不能吃眼前亏。林简轻轻咳嗽一声,从眼角里递给苏洛一个眼神,示意稍安勿躁,然后他攥紧左手拳头慢慢抬高手臂,等拳头举到最高处时,林简挪开拇指,悄悄松了个缝隙。

     旁边的两人跟着他举起了手。

     “很好。”入侵者道:“慢慢走过来。周小姐,你先请。”

     周子梅的脸色立刻变白了——入侵者能一口叫出她的名字,显然是有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她的身体晃了晃,战战兢兢的迈出了第一步。然后——砰!

     一声沉闷的大响,地板猛地一抖。一个巨大的身影钻出玻璃墙从天而降,不偏不倚落在他们三个人面前。它的身体恰恰好的挡住了那三道红光。

     一台机甲。

     入侵者犹自没有反应过来,地板又是砰砰砰的震动,一台又一台的机甲从玻璃墙的大洞里跳出来,几个跃步之后挡到三人面前,一台两台三台整整五台,整整五台机甲歪歪扭扭横七竖八,将他们挡了个严严实实。

     “这是什么?!”尖叫声中入侵者抬起了右臂,机甲的拳头迅速合拢收缩,变形成一根巨大的枪管,枪管一一扫过机甲组成的围墙,却难掩入侵者声音里的惊惶:“这——这是——”

     “这是那五台昏迷的机甲。”林简轻声说,“正是你的同伴。”

     “你干了什么?!”入侵者嘶声道。

     “没干什么。”林简缓缓放下右手,他再度握紧拳头:“什么也没干。”

     “什么也没干?——我——我——”

     话语未落,挡在他们前面的机甲开动了,它们齐刷刷向前跳了一步。

     这一步僵硬又古怪,在跳跃中机甲的腿始终是直挺挺,连膝盖都没有打弯。

     入侵者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步。

     五台机甲立刻跟上,双腿并拢又是一步。

     入侵者停住了,她手臂上的巨大武器嗖嗖狂转,一一对准这五台机甲,却始终没敢下手。

     “你这五位同伙的魂魄在我们手上呢。”林简神色镇静:“伤害我们就等于伤害他们的魂魄。人的*会不计一切的保护生魂,采取一点过激的措施也无可厚非,是不是?”

     不知道入侵者听懂了没有,但她不敢再动了。

     “好了,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失去了魂魄后人可是全凭本能做事……”借着机甲的遮挡,林简慢慢向后退去。路过苏洛周子梅身边时他递了一个眼神,他们立刻反应过来,悄没做声地垫起了脚尖跟在他身后。十五秒钟后林简摸到了敞开的门板。

     “跑!”

     林简一声大喝松开右手,室内霎时间狂风大作。三人不顾一切夺门而出,连滚带爬冲到楼梯口狂奔而下。还没有跑出几步,休息市内哐当一声大响紧追而来,接着是入侵者惊恐的尖叫——

     “他们到底是怎么了?!”周子梅一边狂奔一边呼喊:“你用了什么啊?!”

     “我什么也没用!”林简一跃跳下最后几级台阶,他的心脏因为后怕激动和奔跑而砰砰大跳,他上气不接下气的回应:“我只是把他们的七魄还回去三魂扣下来而已!魂主善魄主恶!现在那就是五个发了疯的野兽,足够那个女的喝一壶了!”

     “那我们跑什么?!”

     “野兽没有理智!现在我们没事是靠着休息室里面阴阳平衡的环境!”林简嘶声回答:“但阴阳环境是不可能长期维持的——”

     “小心!”苏洛大喝。

     林简的脑子里被狂风和逃脱的兴奋填了个满满当当,一时之间完全没有意识到该小心什么,但很快,他闻到了一股甜甜的花香味,一种绝对不该在这个季节出现的香气。

     紧接着,他眼前一黑。

     在昏迷过去前的最后一刹那,林简的脑子里只扫过一个念头——

     “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