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苏洛
    你什么意思?”王警官哑声质问,“我看就只是这间病房有鬼而已,只要把医生们叫过来就能有办法了!”

     “太乐观了。”林简轻声回答:“如果医生们安然无恙,恐怕早在我们高声争执时就要过来制止了,更何况刘小姐的尖叫声这么响亮……值班的医生大多精神不济,未必就能第一时间发现自己腿脚上的毛病。可他们总会发现。”

     王警官轻轻抽了气。

     仿佛是要给林简的话做个注解,仅仅两分钟后远方模糊的尖叫声就响彻了整个医院,悠长凄厉如同猫头鹰的啼鸣,在沉沉的黑暗中回荡不去。

     借着郎朗的月光,林简看着警察的脸褪去了最后一点血色,他猜想自己的脸上应该也是同样的惨白。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少顷后警察终于开口,他的声音颤抖而惊恐,半似质问半似自语:“整个医院……整个医院可有好几十个人啊——怎么,怎么全部——”

     “我不知道。”林简摇头:“刚才说的也不过就是我的揣测……如果真的是整个医院一齐中招,那么事情更难解释。一点异常也没有,一点前兆也没有,这——”

     他本想说“这件事只怕还有不测”,但思来想去还是长叹一声咽下了这不祥的谶语。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说这些徒乱人意。更何况妄语足以招凶,如今风波诡谲形势不明,实在不能再祸从口出了。

     室内一时无言,唯有月光明亮,将实木的地板照得历历分明,墙上的窗户半开半闭,掩映着的窗帘在徐徐微风中摇曳起伏,投下斑驳的涟漪。明月与清风本该是清幽雅致的美景,但在这诡秘莫测的黑夜中看来却叫人遍体生寒,泠然而惧。

     林简犹自在望着窗外怔怔出神,却忽觉身上的棉被被人扯动。他转过头去,看到刘米思焦急中难掩兴奋的脸和她手指间晃荡的那张白纸。他伸出手去接过边缘撕裂的白纸,上面的大字殷红扭曲却香气袭人,居然是用口红写成。只可惜这口红的材质似乎不对,林简眯紧了眼睛才辨认出那几个模糊的字:床头紧急按钮可单方直连苏总。

     他转头望向床头,雪白的墙壁上果然有个深红的按钮:“按下这个就能到联络苏总?”

     刘秘书迅疾点头,她伸直手臂撸起袖子,向他展示雪白手臂上剩下的殷红字迹:苏总专门让我在按钮上做手脚他不放心医院。

     林简的心脏猛烈的跳动起来,他头一次觉得刘米思手臂上那两个歪七扭八的苏总如此的亲切顺眼让人喜悦。虽然明知现在情况诡异事情莫测,甚至苏洛本人也很可能被困在医院,就算联络了他也未必能有多大的效用,但终究是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在这么静默诡秘的夜色里,多一个苏洛这样冷静自持的头脑实在能给人不少安全感。林简甚至下意识的忽略了苏洛给急救按钮动手脚的事实,他直接伸出手去按下了按钮。

     等待的时间并不长。嘟嘟的几声忙音后,整个病房都听到了苏洛的声音,这一次他的语气不复镇定:“林简,林简?你没事吧?你在哪里?”

     在这么诡异的氛围里,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实在让人心生宽慰。林简不自主的松了口气:“我和刘小姐王警官都在病房,暂时安全。你呢?”

     苏洛迟疑片刻,方道:“我不是很清楚,我不是很熟悉这间医院……现在我在上楼的楼梯上。”

     楼梯上!这个词就像火光一样照亮了漆黑的病房,也照亮了每个人惊愕的脸,没等王警官和刘米思发出惊呼林简已经抢声发问:“楼梯?苏总,你的腿还能走路?”

     苏洛的回答中带着同样的骇异:“难道你们也已经不能走路了?”

     林简敏锐的捕捉到了苏洛话的关窍,那个“也”字:“也?你还看到了其他人么?”

     “二十几分钟前我听到了一声尖叫,于是就去看看究竟。”苏洛疾声道:“结果是周子梅在尖叫,她当时躺在地上,告诉我她下床的时候双腿突然失灵再也无法站立。我原本以为只是个特例……”

     “只是个特例。”林简低声询问:“那其他人呢?”

     “周子梅尖叫之后并没有医生来。”苏洛沉声道:“我只有到值班室叫人。沿路走过来基本上没看到几个人,看到的几个医生护士都是睡着的。”

     “都是睡着的。”林简重复了一遍苏洛的话,不安和疑惑就像浓雾一样在他的心中蔓延:“你能叫醒他们吗?”

     “不能。”苏洛轻声道:“但我也没用什么激烈的办法。他们大多只是负责杂务的实习护士,叫醒了也没什么用。我以为值班室里的人总该醒着……”

     林简正欲接着询问,王警官却已经开口了,他的声音还在颤抖:“那你到了值班室了吗?”

     “没有,我对这医院实在不熟。再说这里的楼梯拐角确实太多了。我已经转了好多个弯了。”

     苏洛的话还没有说完,王警官的脸已经骤然变得惨白,无形无色的惊恐就像毒蛇一样爬上他的面孔穿进他的喉咙,他的嘴唇失去了最后一点血色,吐出的每一个字里都带着恐惧的气味:“可——可是,周小姐呆在四层的b-7高级病房,那里距离值班室只有一个转弯,不到一百米的路啊……”

     紧急按钮里的声音戛然而止。室内一片死寂。林简能感受到王警官和刘米思移到自己身上探询的目光,但他只能对着他们摇头:能把人困在原地的法术太多,仓促之间实在无从判断。他需要更多的细节。

     在沉默着等待了整整四分钟后,苏洛的声音才传来,听上去他依然从容镇定:“我刚刚仔细看了来时的路,走廊没什么特殊的标记,但是我看到了自己的脚印,在转弯的地毯上这些脚印格外的多。”

     “也就是说你一直是在走廊里走回头路。”林简低声道,他说不清自己的心里到底是紧张还是轻松:“如果没有其余的怪像这应该就是普通的鬼打墙。苏总,接下来请一定要仔细听我说:你先在地上画一个圆,从圆心把它四等分,按照着直线所指的方位走。全程不要开口也不要左顾右盼。如果遇到拐弯就咬住舌头——记住了么?”

     “我明白了。”苏洛的语气直截了当:“看现在的情况,去值班室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呆在原地不要动,我马上过来。”

     他说完这一句话后紧急按钮滴的一声轻响,代表通话的红灯随之消失。病房里的三人面面相觑,全都惊骇于苏洛的果断。

     “不过苏总来也算好。”王警官一双眼睛还是盯着紧急按钮:“至少他还能走动。林先生,为什么苏总裁还能走动呢?”

     他的问题恰好也就是林简的问题。只是如今他对细节一无所知,也就只能苦笑以对:“王警官,如果我能猜到苏总腿脚正常的原因,那我还能让自己这么瘫着吗?如今我是连怎么瘫痪的都不知道,还哪里能有什么见解?”

     王警官长叹一口气,不再说话了。

     十分钟后,伴随着吱呀一声大响,病房门訇然中开。一个修长的身影站在门后沉沉的黑夜中,一双熠熠发亮的眸子迅疾扫视过病房

     “你们没事吧?”苏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