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机甲
    “林简!林简?你没事吧?”

     林简仰头倒栽在地毯上,浑身酸痛两眼发黑,被桌布与椅垫裹了个结结实实。他脑子还在嗡嗡作响一片空白,只是模模糊糊听到了苏洛急促的声音,还有周子梅细碎的□□喘息。隔了好几秒后他才反应过来:

     “我摔到地板上了,没什么大碍。你们没问题吧?”

     “苏先生肯定没事。”这次传来的居然是周子梅有气无力的低语:“我可有事。桌子正好砸在我的腿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地震了?”

     没人能回答她的问题。林简两脚蹬开桌布椅垫,撑着地板勉强爬了起来。站稳后他左右一看,只望到了满天满地的灰尘和七歪八倒狼藉遍地的装饰家具。曾经典雅的客厅已经成了破烂的垃圾场,只有玻璃墙周围还尚且完整。黑漆漆的深夜里什么也看不清楚,林简一寸寸看过去,才隐约瞥见角落旁苏洛盘膝而坐的的身影。

     苏洛好像感应到了他的目光,在一片混沌间他的身影转过了头,而后是一道青光射来。在通讯仪黯淡的光芒中苏洛的脸依然藏在阴影里,他转动着通讯仪将光束一点点扫过室内,最后停留在他们正对的墙壁上。

     “不可能是地震。”他轻声说:“按设计这里应该有一扇独立供电的急救门,只要一检测到灾害它就会自动打开。这种级别的逃生设施甚至可以抵御九级地震……”

     谁也说不出话了:显然,高大冠再怎么不着调也绝不可能关掉逃生通道。

     “要不然我们先出去?”林简慢慢坐直了身子,“出去也好报警——”

     “别出声!”

     林简不明所以,却立刻闭上了嘴,随后通讯仪的光芒迅速消失,他们坐在一片静谧的黑暗中——不,不是完全的静谧,在沉默了十几秒钟后他听到了一点声音,一种类似于机器发动的、奇异的嗡嗡声。渐渐的,这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好像正逐渐向这间小小的休息室靠拢。

     沉默的黑暗中传来周子梅轻轻的吸气声。

     “l-5型核动力机甲,实验型号。”苏洛低声道。

     林简倒抽了口凉气。

     机甲。

     以高人工智能配合的单人特种装甲设备,高效率的杀人机器。在星际时代它是特种部队的标准配置,可以成千倍的扩大人类的破坏力与防御力。

     也就是说,哪怕操纵机甲的是个绝对的弱鸡,他们也没有半点反击的机会。

     “真是斩尽杀绝啊。”周子梅喃喃低语:“也不知道高大冠到底惹了什么人……l-5型机甲的信息入侵能力最强,估计这栋小楼的逃生系统与通信系统已经被他们控制了吧。也不知道来了多少人……”

     没人答话,室内是死一般的寂静。只有那不祥而恐怖的嗡嗡声还在回荡,回荡着离他们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每一个人的额头都渗出了汗,他们简直能隔着黑暗想象到那台杀人的机器是怎样一步一步迈上石梯,转动着头颅四处搜寻……

     “这个l-5型机甲……会和外界进行空气交换么?”林简轻声问道。

     静默良久后,苏洛才开口:”l-5型是大气层内用机甲,没有独立的空气循环系统。但它的气体过滤能力非常强,可以滤掉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化学药物。”

     过不过滤的倒不要紧,只要不是隔绝就好……林简禁不住的微笑。“我有办法了。”他说。

     尽管室内伸手不见五指,他依然能想象出两人听到这话后骇异的表情。果不其然,黑暗中传来了周子梅惊讶的低呼:“你有什么办法?”

     “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林简侧下身将耳朵贴到地面,一边伸手扯下袖子上的暗扣:“周小姐,麻烦你划破中指,取一点血出来递给我。苏总,放缓呼吸。用力咬住舌头不要松口,想办法用冷水打湿脸——千万记住!听到了吗?”

     “你到底想干什么?!”周子梅骇然:“有什么你不能解释的?!”

     林简没有再说话,他伸出右手,悄悄的掰开衣袖的暗扣抖出粉末,缓缓调整呼吸静静等待。四十秒后,他眼前光芒一闪而后是叮铃一声,周子梅的戒指滚过了地面滚到他面前。林简探手攥住戒指,不出所料的在戒面上摸到了一个暗格,有微热的液体从暗格中慢慢溢出。一分钟后,轻微的水声响起,苏洛的呼吸声骤然低缓起来。

     万事俱备。

     林简咽了口唾沫。竭力平息住狂跳的心脏。他摸索着把暗扣摆到地上,打开暗格浇上血液。而后以食指沾热血,在灰尘扑扑的地面上画一道他再也熟悉不过的符箓。不过,尽管熟悉他也得一笔一笔慢腾腾的控制速度……

     老天保佑,他的时机掐算得还好。在热血变冷符箓画完之前,那嗡嗡的轰鸣声已经清晰可闻,那个穿着机甲的入侵者已经站在了门口,他甚至能听到地板在嘎吱作响。

     林简咽了口唾沫,觉得脑袋有点晕眩:虽然昨天的确请来了厉害的灵鬼,可毕竟是术业有专攻,也不知道这种擅长蛊惑人心的鬼魂战斗力到底如何。

     没错。林简灵机一动琢磨出的杀手锏,就是他暗扣里那个原本用来施展幻术的鬼魂。机甲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物理防御算是无懈可击。想来想去唯有鬼魂无形无质穿墙越物,可以无视掉那一身铁罐头。如今想要绝境翻盘保全小命,就只能设法“制造”一个冤魂厉鬼,无声无息的解决掉机甲操纵者。正好他手里也有一个怨气颇重的魂魄,只要稍加挑拨引诱就能派上用场。至于挑拨引诱的后果嘛……危在旦夕的时刻也就顾不得什么法术反噬怨鬼报仇,硬着头皮蛮干吧。

     拼了!

     嗡嗡声终于停止了,而后是砰的一声大响,大门在响声中訇然中开,耀眼刺目的强光笔直射进门洞,强光中一个两三米的黑影巍然屹立,胸口发出断断续续的红光。

     林简的眼睛被刺得生疼,他紧紧的合上眼,左手攥住暗扣右手沾着血液,心头开始默念熟悉的《往生咒》——

     “……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

     哐、哐。

     机甲已经踏进门了吗?赶快念赶快念——

     “阿弥利都婆毗……”

     “报告,已经锁定人形生物体,请求指示。”

     ……是ai机械的声音,这么快就找到人了么?果然是高科技。不过——

     林简张嘴,大口的吞入空气,最后一个“萨婆诃”被空气硬生生堵在了他的心里。《往生咒》中断了。

     几乎就在往生咒中断的刹那,林简已经感觉到了变化——他嘴里那口气刚刚咽下,森冷萧瑟的寒气已经扑面而来,在他的鼻端面庞迅疾划过,而后钻入了他的衣领钻进了他的衬衫,随之而来的是冰冷滑腻死鱼一样的触觉。那感觉太可怕也太恶心了,林简几乎能清晰的数出后背的鸡皮疙瘩,能恍惚听到不得往生的冤魂不甘的耳语……他只能死死咬住嘴唇咬住舌尖,强制忍耐着不跳起来狂叫。他眼前白影晃动嘴里是一股又一股的铁锈味,舌头痛得简直要断掉……

     冰冷的触觉中仅仅持续了几秒,林简却觉得自己好像在泥巴堆熬了几年,直到风声骤起——冰冷于滑腻在风声中陡然消失,它们融入了休息室内突如其来的风里,在半空中呼呼打旋。随后是一声轻响——砰!

     风停了。

     默数了十下后,林简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珠子在强光下仍然会一阵阵的刺疼,不自禁的就要流泪。他用力眨了眨眼睛挤出泪水,总算看清楚了强光,也看清楚了强光的来源:那台高达三米,每个棱角都泛着冷光的机甲。

     不过,这威武的机甲已经僵在了原地,再也没有动作。只有ai的声音还在回荡:

     “报告发现人形生物,威胁度低。请指示。”

     “重复,发现人形生物,威胁度低,请指示。”

     “我去关掉它。”

     苏洛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