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如何在十七天内成名
    最初算出蹇卦时,林简充满了诧异。

     他获取消息的渠道不止刘子瑜一条,更重要的是私下里苏总的面授机宜——不得不说,尽管苏洛借口避嫌从未过问林简以及他的十七天成名计划,他的耳目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灵敏。刘子瑜尚且还误以为他们只是两虎相争时的池鱼,苏洛却早已经探听到了风声:高秘书长的政敌可能已经洞察了东宫风水的一部分真相了,他们所图谋的并不只是“顺手打压”林简,而是力图让他彻底地绝了在十七天里进皇宫的心思。太子受伤是何等重大的要事,就算高大冠也不可能弥缝太久,如果十七天后皇太子还是缠绵病榻受困于风水,铁杆的太\\子党高先生的位置可就麻烦了。

     说到底,他现在是两派博弈的场所。一派要让他功成名就顺顺利利入小选,另一派则是千方百计要阻拦试探。只是名气这种东西,树立起来无比艰难,摧毁则万分容易,高大冠的政敌们只要随意耍点小手段,就能让他的心血付之东流。网站上的广告不过是投石问路的小伎俩,真正的手腕还等在后头。在这种咄咄紧逼的态势下,先下手为强还可能被翻盘,遑论按兵不动,坐视事态发展——这不是找死吗?

     没错,别看他在刘子瑜面前镇定自若装得一手好逼,事实上,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蹇卦是要他等待什么。

     直到他收到了sbc电视台发来的私信。

     这私信措辞相当之婉转,仿佛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节目与普普通通的一个邀请。但那一瞬间他就明白了——这个邀请绝不简单,它应该就是广告事件之后藏在暗处的对手们的第二次试探:一个广受关注的节目,一个颇有权威性的科普栏目,无论他去或是不去,都可能会陷入陷阱。不去自然会被质疑镜听的真实性,去了则大概会被主持人当猴耍,或者被某个特意请来的嘉宾讥讽一通,到时候无论怎么应对主动权都在别人手上。

     不过……

     他点下了“同意”。

     蹇卦蹇卦,讲究的是盲动必错,静坐而等候时机,换而言之,先发制于人,而后发制人。而现在,耐不住寂寞先动手的,可不是他林简。

     ————

     当然,要说服刘子瑜让他参加sbc并不容易,哪怕他已经强调了不去现场只是信息回复也不行。刘子瑜非常担忧,反复的告诫他《科学探索》的一大乐趣就是捉弄嘉宾,他们从来不准备台本也从来不剧透,一切都要嘉宾及时反应,反应不过来他们也绝不救场,哪怕只是在隔着屏幕在信息上与他们交流,也肯定逃不过他们千奇百怪的细碎手段。她和林简争辩了很久,直接了当的把他驳得无言以对,以至于林简只能气急败坏的说:“天机不可泄露!”

     也许是这几天在林简身上发现了更大的世界,刘子瑜妥协了。当然,她还是招来了魏泽明与罗子良,强硬要求林简的每一句话都必须经过两人的审批,毕竟林简“完全没有应对媒体的经验!”

     最后,大厅内竖起了一面前所未有的、无比巨大的屏幕,屏幕旁的杂物被全数清理干净,只留下三个人盘坐在,欣赏着在无数摄像头的帮助下sbc第一演播室的纤毫毕现一切。他们聚精会神的凝视着屏幕,一刻也不敢疏忽,从罗尼的登场看到请出马教授,从马教授明显不怀好意的言辞看到几分钟后主持人宣布出这场节目的戏肉——【我们与林道士取得了联系——】

     话语未罢罗子良已经操起了平板,他担忧的看了林简一眼。林简没有理他,他还是凝视着屏幕,目光在罗尼和马教授之间移动。

     大屏幕上气氛热烈,俨然已经进入了高\\潮。

     【虽然林道士不愿来到现场(下面有叹息声)但我们仍可以在网络上交流!我们为林道士准备了一道特殊的考题!】舞台中央。罗尼眉飞色舞一脸兴奋【我们认为,这些考题完全符合客观严谨的标准——我们邀请了八位志愿者,八个与我们、与林道士都完全无瓜葛的,通过网上随机抽签选出来的人。我们准备了八个盒子,每个志愿者都被要求占卜盒子的内容,并分别进行了镜听。而今天,我们将会把这八句卜辞发送给林道士,让他现场解卦猜物。他的猜测将会同步直播到舞台中的大屏幕上!马教授,您觉得这个实验可行吗?】

     上下打量了一番大屏幕,马教授点点头【还算可以。】

     罗尼放声大笑,他高高举起右手,声音高亢激昂,恰恰好的吼出千千万观众的心思——

     【林道士,你接受吗?】

     “林道士,请问你接受吗?”

     这句话的声音如此高昂洪亮,穿透力又是如此之强,它直直的穿透了屏幕,气势汹汹的杀到了三人面前。

     “隔空猜物?”罗子良最先反应过来,他倒吸一口凉气,转头看向林简,“您……没问题吧?”

     “当然有问题。”林简瞥了他一眼,心平气和:“占卜里一向有一事不二卜的规矩,两次占卜犹自不可,何况是八次?”

     ——再说了,这档节目本来就是别有用心,谁知道盒子里会有什么歪门邪道?

     “那——”

     “不必担心。”林简移转目光:“照我说的写:马教授,请拉好您的裤子拉链。”

     罗子良一脸懵逼,与魏泽明面面相觑:“您什么意思”

     “照写。”林简缩进了宽大的扶手椅,只丢出了这一句话,他凝视着屏幕,一动不动。

     迟疑片刻后,罗子良伸出了手。“太羞耻了。”他低声咕哝。

     灯火辉煌的演播室内,每一双眼睛都盯着屏幕,每一个人都屏住了呼吸。大家都在等待,到底这位神秘莫测的林道士,会不会答应这个匪夷所思的赌约呢?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后,屏幕上叮咚作响,几个硕大的黑字浮现了出来,刹那间全场一片哗然,在乱哄哄的尖叫声中无数的人纷纷站起朝着舞台伸长脖子——“拉上拉链?什么意思?

     仅仅一秒钟后他们就明白是什么了,舞台正中的马教授骤然低下了头,然后动作极快的抓了一下裆部。

     一抓之后马教授立刻就反应过来了:这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他迅速收回了手合拢腿,语气立刻变得尖锐高亢,完全是气急败坏:“林先生未免有些太不尊重他人*了吧?您眼神还真好!”

     他这一句出来,台下立刻是轰然大笑乱成一团,噼里啪啦叮铃哐当的声音中一群群人站起,他们扶着靠背垫着脚尖竭力的瞪大眼睛,就像一只只被钩子穿进喉咙的北京烤鸭一样伸长脖子向台上探望,向马教授的裤裆看去——在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探照灯似的大量下,马教授只有紧紧的夹住腿,他微微侧过身子试图遮挡目光,却悲哀的发现舞台四周密密麻麻,全部都是攒动的人头。

     不过,仅仅是十几秒钟后,奋力探头的人们就失望的接二连三低下了头——马教授的全息投影采用的是毛玻璃效果,轮廓动作固然清晰,细节却是一塌糊涂,谁也没那个本事看到他的裤裆。

     当然,既然谁也没本事看到他的裤裆,那么林道士就显然不是靠着视力好才盯出拉链问题的。

     到底怎么回事?

     真可惜,林道士完全没有给他们解释怎么一回事,仅仅二十秒钟后舞台上的大屏幕再次叮铃一声、

     “眼神好不好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的眼神毕竟是没有罗尼先生好啊——罗尼先生,您这么快就准备联系导播切镜头了么?”

     台下再次喧嚣一片,借助着大屏幕每一个人都清楚的看到了罗尼那一瞬间的惊愕。

     ——我去!这又是怎么知道的?

     罗尼反应很快,他马上就哈哈笑出了声,好像浑然不当一回事:“林先生对我们电视台的相关流程很熟悉啊?之前曾经从事过相关行业么?”

     这次回应很快,观众们几乎是眼睁睁看着屏幕上一个一个的往外蹦字符。

     “我当然没从事过电视行业。不然我也会很好奇sbc是怎么请到马教授的,罗尼先生和马教授之前不认识吧?”

     舞台中央,屏幕的当中,正显示着罗尼清晰的大图——也许是被林道士一句话僵住了,他还没来得及切走镜头,这恰好让每个人都看到了他滚动的喉结——罗尼在紧张。

     “林先生。”最终是马教授插了嘴,他好像一瞬间变得客气了:“我不知道您这么东拉西扯的是什么意思,准备都已经做好了,我觉得我们还是开始吧?”

     “开始?我觉得就这么开始可不大好——台下第五排、第六排第四排的观众们,要拍照可以回去让sbc把现场视频寄给你们嘛,在这里拍可能会干扰虚拟投影仪啊。”

     一刹那间简直是砰的一声巨响,观众席瞬间爆炸了,无数黑压压的人头在稀里哗啦声中突然升高,人们挤挤挨挨摩肩接踵,争先恐后的朝四五六排看去——然后,他们亲眼看到了几张惊慌失措的面孔,和几只仓皇收下的手臂。

     “不可能!”

     一声惊叫刺破了喧嚣,推搡的人群猛地涌动起来,简直就像起伏的波浪,他们惊呆了,他们都惊呆了!

     “他们都惊呆了。”

     罗子良喃喃道,他尽可能敬畏的盯着林简,与魏泽明一道。

     林简不为他的目光所动,相反,他只觉得心力交瘁。

     他盯着屏幕上黑压压的人群,感觉自己密集恐惧症都快犯了。不过,还有最后一句话要交代……

     他咳嗽了一声:“接下来写‘马教授,请替我向白原先生问好’。“

     罗子良仓皇的答应了,他十指如飞噼里啪啦一阵狂敲,而后转头:“然后呢?”

     “然后关掉电脑。”林简简洁的说。

     他端起了一旁的水杯,在咽下第一口水的同时,他想起了苏总昨天派人递来的那张纸条,那张他整整为之铺垫了一个节目的纸条:

     【sbc的第三投资人白原疑与高大冠有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