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魂魄不宁
    “大凶之兆。”萧振衣喃喃,“这个林瑶果然有问题。”

     “就是她干的?”林简微微蹙眉。

     “不一定。有可能是同谋……保养得很好,哼。”

     萧振衣霍然起身,顺手丢下手里剩下的蓍草,他俯视瘫在地上一脸茫然的张大少,神色高深莫测:“张先生,你知道林瑶的住处么?”

     “不不不大清楚,”张智又往门旁缩了缩,一脸惊恐地盯着他:“我我我又不不不不想泡她打听她的住址干嘛?我我我只知道她在l市有个租的房子。”

     “l市?”林简皱起了眉头,他记得l市离此处可不近:“要不要让顾夫人派人把她请过来?”

     萧振衣微一沉吟,低头扫了一眼地上散落的枯草,半晌后摇摇头:“‘兔走四顾,人行百处’,主不安于室……她恐怕正在满地乱窜,直接去找是找不到人的。”

     他沉思片刻,转头对着林简:“这么大海捞针绝对不是办法,否则人抓到了顾海估计也落气儿了。咱们兵分两头,你在这边守着顾海,随时准备天宁咒,我去找人——老子还记着点寻人的小法术呐。”

     事到如今也确实只有如此了,林简微微点头,退回到了病床边。萧振衣拍了拍手,洒然转身,笑容可掬:“张大公子,你愿不愿意为你的友谊贡献一点举手之劳啊?”

     在一座茫茫千万人的都市里找一个满地乱窜的女人绝不是一件轻松活儿,就算是会算命也一样——如果那女人的活动轨迹全是心血来潮一时兴起,那真得用先天八卦推到死了(一般认为后天八卦适合于人际处事、事态变迁,即受“人道”所约束的事务。如活动轨迹这样毫无规律可循的纯随机过程,就只能归之于天命,辛辛苦苦的用先天八卦了)。

     萧振衣和张智像闯迷宫一样在l市逛了半天,反反复复的走回头路,左转右转卡在死路口,上窜下窜被别的司机往死里痛骂,终于,在收到了四张罚单后萧振衣高呼了起来——

     “往南再往北!这次找到了!”

     “真的找到了?!”张智看着仪表嘶声惨叫:“大师啊!在这么逛下去这辆车的能源就不够了啊!”

     “啰嗦什么!前面小巷子左转!”萧振衣死死盯住车前,毫不客气的呵斥。

     “快快!右转!”

     “直接向前,不用停!”

     “右转右转!不用管那辆车!”

     ……

     这么指挥了几次,车子越拐越偏僻,高耸的摩天大厦和闪亮的全息广告牌逐渐消失不见了,道路两旁只有破旧的楼房和阴湿的地面。看着车外,萧振衣心头开始诧异了起来:这女的躲得也太委婉曲折了吧?就是被薇薇安赶跑了,也不用像过街老鼠那样专门往这种犄角旮旯钻呐?

     他在心里头默默画了一条追逐的路线图,突然一惊——不对,这娘们是在往阴眼处躲!

     ——世上无处不有阴阳二气循环流动,而阴阳之流动,是以“经脉”的形式循环往复,称为阴脉、阳脉,阴脉聚集之处就是阴眼——此处聚集周围阴气,乃是头等的阴盛阳衰之处!

     但凡活物,无不是阳胜于阴,大都厌恶阴气而倾向阳气(所以此处越来越偏僻——阴气重了没人愿意住),林瑶怎么反其道而行之,专门往阴气凌厉的地方走?

     萧振衣这边还在思索,张智已经按照他的吩咐转了最后一圈,赫然闯进了一个垃圾场一般满地污浊坑坑洼洼的空地。只见空地中央的污水旁横卧着一个黑衣人,身形似乎颇为苗条。

     “林瑶?”张智刹住车子探出车窗,冲着那不知死活的黑衣人大喊。

     喊声未罢,黑衣人陡然跳起,一个大步朝他们跃了过来!

     黑衣人这一步弹跳实在厉害,将近七八米的距离竟然两步就跨了过来。张智还未反应过来,就觉得面上一冷,眼前骤然多了一张惨白乌青口吐白沫的女人脸!

     “啊啊啊啊!”

     他惨叫声刚刚破口冲出,就只见半空中嗖的一声响,那张扭曲的脸上多了一大捧朱砂!

     黑衣女人嗷的尖声惨嚎,翻身跌倒在地,死命的翻滚挣扎。萧振衣拎起口袋,伸手一扬,满袋的殷红朱砂倾泻而下盖了女人满身满头,那女的嘶吼几声,颤抖几次后不再动弹了。

     “开门。”萧振衣面无表情的转头,盯着司机位上抖成一团的张智。

     张智浑身抖抖索索,牙齿咯咯打战,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萧振衣不耐烦了,他探身开门,一步跨了出去。

     那黑衣女子犹自躺在地上,浑身僵硬一动不动。萧振衣走近她身边,弯下身去拂掉她面上散落的朱砂,看到了一张极为艳丽妩媚的脸,可惜这张脸面色苍白眼圈发黑,看起来倒有一半像鬼。

     他思索片刻,伸手摸了摸那女人的脖颈,只觉得触手冰冷干燥,心跳若有若无,俨然是个垂危的病人,哪里有刚才生龙活虎一跃数米的迹象?再一翻眼皮,只见眼白发红瞳仁收缩,竟然是将死之兆了!

     “这就是林瑶?”萧振衣侧头询问。

     张智蜷在司机位上,死命点头。

     “她一向身体怎么样?”

     “挺挺挺好好的!大大大师她是不是疯了啊!”

     萧振衣没有再搭理他,他一把拎起林瑶,死命在她人中上掐了一把。林瑶嘴唇微微颤动,终于呻\\吟出声来,随即又昏迷了过去。萧振衣左手掐住人中,右手摁住这女子的太阳穴,回头高声吩咐:

     “下车搭把手!把人送到医院去!快!”

     “大师她是不是有什么传染病啊?!我家里就我一根独苗……”

     “再啰嗦老子把手一松,让你这根独苗交代在这里!”

     林简在医院里足足呆了四个小时,其间顾海梦魇了五次,全让天宁咒给压了下去。只是他也暗暗察觉了些不祥之兆——天宁咒起效的时间愈来愈短了,照后几次的频率计算,只怕几天后天宁咒就全然无效了!

     他心下焦急,想找苏洛商议商议,偏偏顾夫人似乎视苏总如主心骨。只要苏洛一到病房看望,五分钟后顾夫人就要敲门进来嘘寒问暖,反复致谢。有好几次,林简这边话头刚开,病房就吱呀一响钻进个人来,后半句只能生生咽下去,噎得他险些喘不过气来。

     终于,林简逮住了苏洛上卫生间的机会,尾随进了厕所——“苏总我有点事!”

     苏洛猛地刹住脚,面无表情的转头。

     “林先生!你有什么事?”

     林简都能从这句话里听出咬牙切齿了。

     为了洗刷总裁心中可能有的厕所痴汉的印象,林简立马口解释,说得又急又快:“苏总顾总的病不好了!”

     “怎么不好?”苏洛微微蹙眉,“他现在不是安静下来了么?”

     “这只是暂时的,他好像已经对法术有了抗性,安眠的效果越来越差了……”

     苏洛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凝视林简片刻,突地发问:“还能撑多久?”

     “最多不过三天。”

     “好吧”他沉默片刻道:“我来想办法……你先尽量拖拖时间,延缓恶化速度。”

     林简下意识地点点头。

     刚走出厕所,裤兜里的通讯仪忽然嗡嗡狂震,他接通通讯仪,萧振衣的声音从里面窜了出来,急促尖锐:“林简!聚魂咒是怎么念来着?”

     “卧槽你要聚魂咒干嘛!那是垂死之人续命用的!”

     “这儿就有一个人要续命!你特么快点念,林瑶要断气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