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补完]空间灵泉有点田
    林简脱口而出养鬼之术,心中并非没有计较——白瑕与顾海的症结不在于冤鬼复仇(祸首已经作法自毙,白瑕已经无甚怨气),而在于顾海的执念。从现今情形来看,顾海的一点念头已经感而交织,化做了某种不死不休的咒语。白瑕之所以能白昼现行乃至于彷徨人间,并不是他自己不想走,而是顾海一念纠缠,不允准死者往生,他苦苦与天道挣扎,自然精气耗竭,回天乏术。

     为今之计,只有顺从顾海的执念,设法停住精气的流逝。而要顺从他的念头,白瑕就必得挣脱生死轮回,常伴左右方可。

     那么,什么法术,可以羁留魂魄,阻拦轮回?

     想来想去,想去想来,唯有茅山术志的一小段注释,似乎有些意思:“滇缅有以鬼魅为业者,恒攫精气血食以饲之,俗呼曰阿曼,谓能逆知祸福……”

     没错,就是养鬼。

     养鬼,即以自身之血气与鬼魅融而为一,阴阳交感气息相投,在鬼魅的一片纯阴魂魄中种下一点生机勃勃的阳气。鬼魂得生人血肉,则气息与活人相近,从此便可以异类之身徘徊阳界,乃至白日现行、言语举动了。这样被“养”的鬼魂,也有了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穿墙过壁窥视隐秘等自不必说,其神异者甚至能预知未来、探测人心,故而有人趋之若鹜——当然,有得必有失。强行违背生死轮回,阳寿必然是保不住了,如果需索过多,只怕连子孙后代都要饱受荼毒。

     不过如今事有缓急——顾海已经命在须臾,区区一点阳寿又算什么?再说他执念如此深重,宁死也不肯放手,自然不会在意付出的一点精元血气。

     真正的阻碍,在于白瑕。

     他会留下吗?他愿意放下生死的仇恨吗?

     谁也不知道。

     林简说完养鬼之术后,病房一片寂静。

     良久,白瑕微微吐气,他轻轻转头,缓缓微笑。

     “死生亦大矣啊……”他轻声说。

     “请稍等一下。”顾夫人骤然站起,突兀打断了他的话,她环顾四周声音响亮清楚,仿佛早已下定决心:“这次的事情,我实在是精疲力竭了。顾氏在l市有一处疗养院,等阿海好了以后,我就到疗养院去,不再出来。顾氏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吧。”

     一言既出,满室皆静。她这话来得太莫名其妙,林简萧振衣都是微微一愣,旋即恍然大悟,禁不住的心下佩服——顾夫人这话看似没头没脑,却是直中要害:白瑕能想到探望顾海,至少也是余情未了。他之所以徘徊犹豫,不过是生死之仇锤心刺骨,实在无法忘怀而已。而她现在轻巧一句,就直截了当地面对了这问题。所谓“到疗养院去”、“拜托”是用顾氏的权柄补偿白瑕,而“不再出来”则等于自我囚禁,变相削减白瑕的怨气,白瑕性子本就温和,恐怕真的就心下一软……

     不愧是名门主妇,确实有当机立断的魄力。

     果不其然,这一次白瑕犹豫了。他皱起眉头,沉默不语。

     顾夫人停了片刻,忽又转头直面林简:“林大师,不知道薇薇安那边情况如何?”

     林简隐约猜到了她的意图,他含混道:“神魂不定精神恍惚,只怕……不大好。”

     顾夫人干脆了当地截断了他的话:“既是不大好,那就要静养!我看这样吧,薇薇安就先歇一歇,到疗养院陪陪我好了。就当——”她闭了闭眼睛:“做个忏悔吧……”

     这话等于是判了薇薇安的死刑了。病房里一时沉默不语,人人的眼光都盯着白瑕。

     良久,白瑕悠悠叹气。

     “不知道养鬼又要如何操作?”

     他声音淡然。

     顾海的这一次重病足足折腾了萧林二人两个星期,要真相时奔前奔后自不必说,就是真相大白后炼鬼也险些要了他的老命——养鬼之术自古被视为邪门歪道不入大流,佛道经典往往论述寥寥。要从这一点含糊文字里推断出完整流程,难度不下于当年的数学高考压轴题。再想想炼制失败后的结果,想想顾海标准的霸道总裁性格,那压力就更大了……

     当然,比起被事件余波所波及的泱泱众人来说,他们算是相当幸运了——顾海尚未病愈,顾夫人就践行了诺言,她一波带走了薇薇安和林瑶,留下了一份顾氏股权的转让的文件。先不论股权转移中牵扯到的芸芸众生倒霉高层,光是薇薇安一人就够惹出大麻烦了。

     薇薇安可他妈是个大明星啊!图兰的女二号啊!

     顾夫人带着她的同犯儿媳这么潇洒一走,无数媒体厂商拍摄团队全对着薇薇安的退圈公告吐了血——代言怎么办?通告怎么办?拍了一半的图兰又特么怎么办啊?!

     妈的这是派来讨债的吧?

     简直哔了狗啊!

     当然,最悲愤欲绝的当属《图兰》,以及它的倒霉导演石特华——在数次沟通无果后,这位脾气怪异的名导终于忍不住对着媒体问候起了薇薇安的祖宗,扬言要把她死里告,一定要她赔得倾家荡产。

     不过嘛,司法过程漫长艰辛,在等到赔款之前,石导只能捏着鼻子再选新人,辛辛苦苦的半部佳作,也只有付之东流了……

     直到林简回家后第四天,图兰新一次选角的结果才姗姗来迟。出乎意料,石特华拒绝了一大把巨星名宿抛出的橄榄枝,毅然决然的选了一个出道不足三年叫夏薇的小新人。这决定一出,一时之间简直是舆论哗然。就连死宅在家以调戏读者为乐的林简都被无孔不入的娱乐媒体科普了个遍。甚至当久别的玛利亚约他出来聊天时,话题也不知不觉的拐到了这位夏薇小姐上。

     “说起来她算是祖师爷赏饭吃。”玛利亚淡然微笑,低头搅着杯子里剩的一点咖啡,“试镜的时候我也去看了,演技什么的不用说。她的皮肤身材是一等一的绝佳,就是不化妆也上镜。更难得的是身上还别有一股奇香,恰恰的切合了女二号‘体自柔香’的设定。石导才断然拍了板。”

     “喔?”林简起了好奇心,“她是不是有什么保养秘方啊?”

     “保养秘方?”玛利亚微微摇头,“据我看是没有,应该是天生丽质吧。这新人不仅天资好,也很会做人呐,剧组里的外卖全是她订的,就连餐后的水果也是她特意选的——据说是自己种的,请大家尝个鲜。那水果确实是不同凡响,又香又甜清香扑鼻,颜色也特别鲜艳,吃了一个一整天都神清气爽……”

     说了半晌,她忽的掩住口,莞尔一笑:“那水果好吃得很,只是数量太少,人人不够分——恰巧我这里还有几个呢,您也可以试试。”

     说着,她在坤包里翻出一个细细包裹的塑料盒子来,搁在了桌子中央。

     林简叫她说得实在好奇,当即便拆开了盒子,立觉清新香气扑鼻。定睛一瞧,只见盒子里殷红碧绿一片,正是一个个饱满鲜嫩,色泽诱人的大草莓。

     这草莓着实诱人,汁液丰满颜色鲜艳,一看就叫人口舌生津。林简不自禁地凑近细细闻那微酸香甜的气息,正在馋涎欲滴的时候,忽觉得鼻子里窜来一股酒酿的气味。

     他用力耸了耸鼻子,却觉得酒气气越来越重,隐隐还有一丝与草木全不相干……醉人甜香?

     林简心下诧异不已。他探手拈起一枚草莓,细细端详着这红润、鲜嫩、饱满的果实。这草莓殷红多汁,清香扑鼻,实在是难得一见的佳品,叫人食指大动。

     他的指尖微微用力,丰满的果粒随之破裂。殷红清甜的果汁沿着指甲淌下,啪嗒一声浸湿了桌面,留下了几点微红。

     在这滴微酸甜蜜的果汁中,在轻柔的果木清香中,他好像闻到了一丝乳白的,若隐若无的……灵气?

     草木本是无情物,就是修炼成精,也是幻化做野兽人形性质变异,绝无可能在果子上凝聚灵气,更不可能将这珍贵的灵果拱手送上。除非,这果子上的灵气来自于其他事物的沾染。

     比如,某种珍贵的,天材地宝的,灵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