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异类
    薇薇安仰躺在雪白的床单上,头裹绷带,脸色比床单还要惨白。她的乌黑长发铺散蜿蜒,像是垂死的干枯的水草。

     “您来啦。”

     她盯着天花板,声音轻微沉郁。

     “我们都来了,”苏洛缓缓道,“你执意要见我们,又有什么话要交代么?”

     “交代?”薇薇安咯咯轻笑,嗓音喑哑撕裂,“是啊……对我这种人只能用交代两个字了呢。那我就老老实实交代了吧——林先生那条钥匙链,是白瑕给的么?”

     “是。”苏洛冷声代答。

     听到这句,薇薇安嘶声惨笑,凄厉之极。笑了片刻,她缓缓闭上眼睛,眼角渐渐有泪水渗出。

     “报应!”她喘声道,“来得好快的报应啊!”

     说完此句,薇薇安竭力挣扎着仰起头,死命地瞪视林简,那目光灼灼发亮可怖至极,唬得林简险些往后倒退。

     “林先生!”她发狂似的连喘带咳,双眼睁得前所未有的大,“林先生!我不怕死!可我也决不能就死在白瑕手上——你们可以处理我!可你为什么就要放过白瑕?!”

     她这几句拼了命似的嘶喊真是惊心动魄,却也叫人莫名其妙——“我们为什么要处理白瑕?”萧振衣忍不住回嘴:“薇薇安小姐,林先生和我可都不是什么神经兮兮的卫道士啊——您找错人了吧?”

     “找错人?”薇薇安喘息道,“找错人?你们还要装聋作哑么——是,我是该死!可你们就能眼睁睁看着一个活死人招摇过市!你们不是要降妖除魔的么?白瑕是个死人啊!白瑕是个死人啊!”

     病房里一片寂静,林简和萧振衣面面相觑。

     半晌,林简慢吞吞道:“薇薇安小姐。我们理解你的,呃,恐惧心理。可判断一个人是死是活这一点眼力,我还是有的。白先生的确身体很弱,但也不是……死人。”

     “不是死人?”薇薇安癫狂地摇头,尖声大叫:“不是死人林瑶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顾海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他不可能还活着!不可能还活着!”

     “林小姐算是自作自受,她平时太没有——”

     “胡说!”薇薇安狂叫道,“胡说!他已经死了!死在斯凯特星了——我和林瑶干的!讨命的来了,讨命的来了!林瑶跑不掉,我跑不掉,刘月华你也——”

     她猛地向后一栽,晕倒在了病床上。

     剩下目瞪口呆的三人。

     “信息量有点大啊。”萧振衣喃喃道。

     “……刘月华是?”林简低声问了一句,心头已经猜到了答案。

     “顾夫人本姓刘,婚后从了夫姓。”苏洛面色凝肃,“白瑕,真的……么?”

     他言语中虽颇为含糊,意思却很明确。萧振衣不由得微微哂笑:“苏总,薇薇安是病糊涂了说胡话呢。如果白瑕的鬼魂牛逼到白日现行还能饮食言语,只怕这间医院里没一个人活得下来——她就是指控林瑶害了顾海我都信,白瑕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采阳补阴?真阳熏蒸元阴不存,那等于自寻死路嘛。”

     苏洛眉头微蹙,算是信了他的说辞。他默然注视薇薇安良久,长长叹息。

     “上次见到白瑕时,他和薇薇安之间还很有情谊。真是人心难测……白瑕的那串钥匙链是顾海特意搜罗,随时不离左右。也难怪薇薇安畏之如虎了……”

     “怪不得白瑕要我们把它转交给顾海。”林简很是感慨:“物是人非事事休啊。”

     “不错。”苏洛低声道,“算是诀别了吧。当年顾海还颇为炫耀了一番他的心思呢——好像是专门寻了花纹近似‘瑕’的宝石坠在钥匙链上给白瑕庆生——喏。”

     他掏出钥匙链举高,林简定睛一看,只见链子下果然吊着个洁白光润的石头,其上黑纹环绕,正是一个“瑕”字。

     陡然见到这“瑕”字,他心里微微一动,若有所悟,还没等思索明白,就听到萧振衣骇然惊叫:“怎么是美玉无瑕的‘瑕’!”

     苏洛不明所以,林简脑子里却是一个激灵。他不自禁地脱口而出:“美人如玉!”

     不错!美人如玉剑如虹——如玉如玉,似玉而非玉,不就是假玉么?美人,美人,不就是“没人”么?“假”没了人旁,再加上玉——

     美人如玉剑如虹!果然是美人如玉剑如虹!

     “美人如玉剑如虹!”萧振衣骤的伸手,一把抓过钥匙链:“得马上找到白瑕!”

     ——纠结了数日的谜团,终于要看到谜底了!

     萧振衣一手拎着林简一手攥着钥匙链,随便踹开了一间空闲病房的门。他三把两把翻出符咒蓍草铺满病床,叮铃一声扔出钥匙链。

     “这下就真特么简单了,”他兴高采烈声音轻快,“这钥匙链上一定有白瑕的气息,寻踪术两下就能搞定。说起来那个乩仙真是哔了狗,妈的还好老子天纵英明!”

     好歹白瑕的谜团是他一口喝破,想了半日林简决定闭嘴不语,让萧振衣装完这个逼——只见他昂昂然盘膝而坐,得意洋洋的念起咒语来:“……莫往西边去,莫往北边住,其下那可居,其上淹可留——急急如律令!”

     他猛击病床,钥匙链随之跃然而起,在床单上跳动不休。随着萧振衣拍床的节奏加速,那钥匙链也跳得越来越急,接下来,它就将跳到白瑕现在所处的方位处,以舆地之术堪之即可——

     啪的一声轻响,钥匙链跳到了最高的高度。它在半空中轻轻转弯落下,不偏不倚正落在地板中央。

     萧振衣咒语戛然而止,他目瞪口呆盯住地面。

     “白瑕……在哪儿?”

     “在地下。”萧振衣呆呆道,“按道术算,应该是……黄泉。”

     “什么?!”林简惊声高喝,“你一定搞错了!”

     萧振衣没有答话,他深深吸气,再次高声诵咒——“急急如律令!”

     钥匙链又一次飞起,又一次落到地面。

     “急急如律令!”

     又是地面!

     “急急如律令!”

     这次钥匙链飞的格外的高,它直直窜到了房顶,然后嗖的一声半空拐弯,破门而去!

     “卧槽!”林简猝不及防,拔腿就追,“这特么是怎么一回事!”

     ——钥匙链在前方越飞越急,速度越来越快,林简在之后奋力狂奔,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它掠过一个个人的头顶,狂飙过一间间病房。数分钟后,它在一扇木门前猛地转弯,推门直入了进去!

     林简刹住了脚步——他认得这扇木门,这扇木门后有一条不长的走廊,通往这间医院最高级的病房:

     顾海的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