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章 白林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几秒钟后,林简在余音袅袅中喃喃开了口:“白林应该是在搬什么重物吧。”

     苏洛没有马上回答。以他这么多年在医院的经验来看,正常人应该不会在搬东西时叫得这么……跌宕起伏。而他旁边的林简,作为一个理应在青春期就接受过生理教育的成年人,大概也不太可能会纯洁到如此地步。

     而且,如果他真的纯洁到了这个地步,之前那口口声声的童子又怎么算呢?

     谈论这个很羞耻么?何必这么遮遮掩掩?

     他轻轻哼了一声,冷峻的语气里充满了对口是心非的轻视。

     “也许吧。白林的身体肌肉并不发达,可能搬东西不是那么得力。”

     林简默了一默,缓缓道:“喔。”

     他们再也没有说话,只是呆在原地盯着甲虫目不转睛。看着它摇摇晃晃地四处乱碰,在他们面前昏头涨脑的打着螺旋,一边震动着后背斑斓的翅膀,随着震动频率加快,一些零零碎碎的声音自翅膀中依序飘出。这些声音断断续续含混模糊,只能隐约听出几个毫无意义的“嗯”、“唔”、“是”,好像是白林睡觉时的梦呓。林简与苏洛都是微微一呆。

     他们还以为会接着刚才的直播下去呢……

     林简心头涌出了一股说不出的遗憾。

     听了几分钟的呼噜与打嗝声后,苏洛转头来看着他,神态冷静从容,浑若无事:“这只虫子该怎么办?它还能找到白林么?”

     林简扫视四周:“既然应声虫跟到了这里,那么白林肯定来过此处。”走廊里的阳气如此酷烈,我这个套着一层肉身的生魂尚且经受不住,更别说白林那个幽魂了。他绝对过不了这道阳气筑的屏障,甚至可能已经被灼伤了。”

     他回头看着苏洛,神态郑重:“白林已经是惊弓之鸟慌不择路,如果再被阳气逼迫,只会让他更加恐慌乃至丧失理智。鬼魂无心,性情极易偏激极端。如果白林这么一直飘荡下去,事情可就大有不妙了。”

     苏洛沉吟道:“也就是要尽快找到白林?但这间医院空间十分宽阔,就算他没有冲出这条走廊,也有无数的地方可以躲藏,现在应声虫已经连东西方向都分辨不出来了,怎么还能找人。”

     林简思索片刻,转头示意苏洛:“你先去把那只虫子捉回来吧,小心不要把它碰伤了。”

     苏洛点了点头,放手松开了林简的手臂,迈腿踏进了走廊。他走得很慢很轻,没有发出一点脚步声。十秒钟后,他站在了应声虫的背后,盯住了这只仍然在四处乱撞的甲虫,慢慢伸出了右手。苏洛的右手还未罩到甲虫的顶上,那只虫子突然往下一沉避开了他的手掌,而后空中一拐,竟直接绕过了苏洛,朝林简扑去。

     应声虫去势极快,不过刹那就扑到了林简面前。林简身体不灵猝不及防,一时木在原地反应不及。那甲虫在半空嗡的一声鸣叫,闪电般俯身下冲,一头撞到了林简鼻梁上。

     林简啊的一声大惊失色,挥手就想将甲虫赶走。那应声虫振翅高飞,盘旋着躲开他的手掌,而后悬在半空左拐右转,绕着林简的身体一圈圈的打旋。林简手忙脚乱想要将这虫子捉住,偏偏又身体僵硬反应不灵,连应声虫的翅膀也别想摸着,还险些失去平衡,跌了个狗吃屎。

     应声虫绕着林简转了几圈,终于悬在他面前停住。他刚探手要捉,就听到甲虫嗡嗡震动,而后一个声音响彻走廊:“……套用完了?”

     林简的手僵在了半空。他觉得这个“套”应该不会是什么天真又纯洁的东西。

     那只应声虫缓缓挥动翅膀,从从容容的绕开了林简的手,飞到与他眼睛平齐的地方慢慢盘旋,继续振翅发声:“好吧真是……现在时间哪里够啊?半个小时后我就要去开会。”

     什么东西时间不够?

     “不要对我的工作指手画脚,再说你也要节制一点,哪里有整天就……就这么……”

     林简慢慢张大了嘴,他看到对面的苏洛做出了和他一样的表情。甲虫轻巧的一个俯冲,声音再接再厉:“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我也有自己的追求。高秘书长说下半年就可能给我升职,现在是关键时间,如果耽误了事情怎么办?”

     苏洛艰难的蠕动着嘴唇:“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应声虫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林简声音干哑神情恍惚:“如果察觉到潜在的威胁,它就会发出一些——一些特殊的声音,突然之间吓人一跳,而后趁机逃走6现在看起来,确实……”很有效。

     仿佛是要验证林简的解释,那只应声虫翩翩荡荡,越飞越高,最后在走廊的天花板下晃晃悠悠,它窸窸窣窣悬停了一刻,而后翅膀大张,发出了一声嘶哑绵长又饱含□□的喘息:“啊——你——你——我,我叫就是了,你——你他妈轻点!哎哟……”

     这声音低沉沙哑直入耳孔,勾得人心肝都发起痒来,林简惊骇交加猝不及防,登时就觉得脸颊火热耳郭滚烫,冲击之大竟连这附体之身都感同身受起来。他刚想伸手捂脸来个掩耳盗铃,却听应声虫嗡嗡鸣叫,继续发动了油门:

     “妈的我叫——啊轻点——我叫还不行嘛……殿下殿下殿下!太子殿下万岁!满意了吧?”

     林简脑子嗡的一声一片空白,脱口惊呼:“太子?!怎么是太子?”

     白林话里话外暗示的那个情人,难道就是现在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东宫储君?太子与皇室助理居然暗地里恋□□热你侬我侬?就算现在再如何宽容开放,“太子与皇室助理有私”也绝对是个惊世骇俗,足以动摇储位的惊天秘闻。这消息冲击力实在太巨大,以至于林简一瞬间时几乎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他转头看向苏洛,却见他也是脸色惨白难以置信。林简心头狂跳,震撼实在无以言表,下意识问道:“你有没有听过这件事?”

     苏洛神情恍惚,缓缓摇头:“宫里宫外的传闻只说太子不近女色,但也从没提过他——他这方面的问题……高秘书长明察秋毫,也决不可能毫无……毫无察觉……”

     “应声虫一生只能记录一个人的声音,也绝对不会出错。”林简低声道:“除非是有人披着白林的身体和太子上床,否则——”

     话音未落,只听到身后一声凄厉尖叫,震耳欲聋,正是白林的声音。而后呼啦一声冷风大作,一个白色模糊的人影从林简背后窜出,一个猛扑落到他面前,林简还未反应过来,就听到又是一声痛苦的尖叫,那人影连滚带爬慌忙后退,逃出几米后倒在地上,像牛一样的连连喘息。林简眯紧了眼睛直视地上这个模模糊糊的影子,恍惚之间有了一抹诡异的熟悉感,他心头一跳,脱口叫道:“你是白林?”

     地上的人影微微一颤,终于抬起了一张朦朦胧胧的脸。那张脸轮廓非常模糊,但终究还看得出来一点文秀苍白的影子,正是白林。

     白林仰头看了林简片刻,哑声道:“你——你到底是谁?”

     林简皱了皱眉头,突然转头望向苏洛:“你看得到白林吗?”

     苏洛点了点头:“很模糊,但月光下还能看到一点影子。”

     “月光啊。”林简喃喃道。他吐了口气,低头朝白林微微一笑(看上去有点像面部肌肉痉挛):“我是林简。现在是暂时借一借你的身体。”

     白林打了个寒颤,死死盯住林简,嘶声道:“你——你是高秘书长派来抓我的吗?我——我的身体怎么会在你手上?你把我怎么了?”

     “我没把你怎么样。”林简淡淡道:“高秘书长现在自身尚且管箍不过来,哪里有心情来搜捕你?真正要对付你的人可不在这栋大楼里。白秘书,你背景深厚前途光明,何必要一根藤上把自己吊死呢?”

     白林仰头看着他们两个,语气茫然无措:“你……你们什么意思?真正要对付我的又是谁?什么一根藤上挂死?”

     林简哼了一声微感不耐,他顺手一指空中盘旋的应声虫,冷声道:“这东西都已经拿出来了,你何必还装糊涂?难道你真要我们来个现场重播么?”

     白林转过他朦胧的脸看了看这只嗡嗡鸣叫的甲虫,声音越发迷惑:“你们……你们在说什么呀?这——这是什么?”

     “这是应声虫。”苏洛淡然道:“能记录阁下的一言一行。”

     “记录我的一言一行……”白林转头轮流看着两人,语气里多了一丝惊恐:“你们——在开玩笑吧?苏总?”

     “当然不是开玩笑。”林简的声音里多了不耐,他瞄了白林一眼,目光讥讽:“如果不是这应声虫来了个现场回放,我们也不知道白先生你和太子居然关系如此密切。不过说起来也是,你都有东宫这么大的靠山了,干嘛还要吃力不讨好的搞两面三刀墙头草这一套?”

     白林瞪住了林简,好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林简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他冷笑一声,径自转过头去。他看不清白林的表情,但毫无疑问应该是充满了挫败和惊骇,是心理防线完全崩溃的神态。稍等片刻后只要略微诱导,应该就能从他嘴里掏出来龙去脉。

     整整五分钟后,白林终于开口了,他的语气很古怪:

     “我和太子……到底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