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精神力?【1】
    生命线……只有三十岁?

     林简犹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眯了眯眼睛,又再次张开:没错,还是那道蜿蜒的、深刻的、中途就骤然截断的掌纹,依照这掌纹的预示,他面前的老者早就该是鬼魂一条了。

     “林先生看出什么了么?”

     方董事长的口吻一如既往的平静,他那双锐利的老眼动也不动的紧盯着林简,目光灼灼。

     林简颇为尴尬的抬头,清清喉咙:“从掌纹上看,董事长雄才大略,心思细密,不愧是商界一代风流人物……”

     方董的目光依然沾在他身上,烧得他浑身发痒,他有点说不下去了。

     五百强企业的董事长确实是无与伦比,哪怕是陷于膀胱告急的困境里,也能生生地逼出林简虎皮下的那一点“小”来。仅仅靠着临时抱佛脚和场外支援,终究还是敌不过这老狐狸的凌厉气势。

     ——不过,在此次会面的背后,是林简苏洛萧振衣夏薇乃至反\邪\教办公室数日的谋划,他们这样苦心孤诣的引来了这条大鱼,这位“特殊人物”,当然不可能就做这一点准备。无论方董的气势再抢,他都应该有不堪一击的软肋……

     “方知平民出身,却能一路顺风的爬到今天这样显赫的位置,手腕心机绝非常人可及。方知心肠冷硬,不通人情,他四十岁时妻子重病垂死,他却能弃之不顾,从未过问一句。他妻子是在苏氏去世的,当时的主治医生见她实在可怜,特意的通知方知,却反被劈头盖脸训斥一通……这种无情的奇人,这一辈子可能也就对他的儿子有点感情了。可他儿子方舟却又恰好是个纨绔……”

     脑子里回转着苏洛的谆谆教诲,林简露出了他苦心训练多日的微微一笑,角度与弧度都恰恰的好,正是最适合散发王八之气的形状。

     然后他就被打断了。方知骤然收回了手,他睥睨林简,口气与目光一样冷峻尖锐。

     “我还能活多久?”

     “你……什么?!”

     我勒个去!怎么会突然问这种问题?这神展开!

     林简还没来得及掩饰住脸上的惊骇,方董事长已经悠悠的抛下了下一枚炸弹,他口气很平淡,问题的内容却恰恰相反:“不用避讳,请直截了当:我的寿命是多长?四十岁?三十岁?”

     “我的寿命还有多久?”

     “四十岁?三十岁?”

     ——方董事长方知,今年六十六岁,正是企业家的黄金年华。

     林简缓缓咽了口唾沫,一字字问出眼镜片上疯狂跳跃的疑问。

     “你是谁?”他问。

     一刹那间,就好像他说了什么特别荒谬可笑的东西,神态森严的“方董事长”忽然笑了,笑容诡秘。

     他保持着那种诡秘的笑容,缓缓开口,声音突然有了一种古怪的喑哑:“林顾问应该知道我是谁啊——您不是才算出了‘我’亲缘浅薄,儿子有些不对么……”

     亲缘浅薄?

     儿子犯法?

     林简的脑子突地一麻,他惊声大叫:“你是方舟!”

     这句话就像一个信号,话音刚落“方董事长”便忽然仰天大笑,他的笑声嘶哑难听,就好像指甲刮着黑板,让林简经不住的皱眉头。这狂笑声不但难听,持续时间也格外的长,足足三分钟后他才停住这哭丧似的笑声,一双鹰鹫般的厉眼死死盯住林简。

     “不错,我是方舟!方董事长的独生子方舟!林顾问,你反应得挺快的嘛。”

     林简瞪着这个“方舟”,从他那花白的头发瞪到他树皮一样皱纹丛生的老脸,再瞪到他那遍布褐斑青筋暴突的手。

     “你——你怎么会……”

     方舟又笑了,他慢慢的抬起了一只苍老枯瘦的手,用力捻了捻指尖。啪嗒一声,一团肉色的泥球掉到了桌面上。

     “dhr-c,易容用固液混合物,只要骨架相差无多,就可以瞒天过海。”他饶有兴趣的盯着手指尖,“没想到连林顾问这样身怀异术的人都能轻易瞒过……这七十万确实没白花。”

     他转过头来,迫视着目瞪口呆的林简。

     “林先生,您在想什么呢?”

     林先生?林先生的脑子已经一片空白了,就像他的眼镜屏幕一样空白(可想而知,屏幕那头应该也是一片片的慌乱)。

     他完全不知所措:“什么?”

     方舟又露出了那种漠然的,毒蛇一样的表情。“我的脸与皮肤都与方董事长一模一样,只有手——我特意嘱咐了他们把掌纹留下……如今看来,林先生真是见微知著,哪怕看一个掌纹都能看出端倪来。请说吧,我还能活多久?”

     那一瞬间方舟的目光冰冷而滑腻,宛如一条细长而蜿蜒的毒蛇,黏糊糊的滑过林简的皮肤,还是没能等来指示的他简直是浑身一个哆嗦。

     “好吧——这……看手相也可能不准……大概是——三十岁——当然当然,我在手相这一块很不熟悉,我很可能是误判……”

     “误判?”顶着面具的方舟扬起了他那苍老灰白的头颅,“误判?没有误判。”

     “我的确快死了。”

     “这——这只是……”

     林简突地闭上了嘴——他面前的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又露出了那种渗人的微笑,他再一次抬起手来,用力往脸上一搓。这一次不是几团泥巴了,他的小半张脸皮都被搓出了一个大洞,一大团黄褐色的泥吊在破损的“皮肤”上,说不出的恶心怪异——不过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泥层下露出的那点皮肤,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方舟抹掉易容,大概谁也不会相信这是一张人的皮肤:惨白,干枯,毛发竖立,简直是一张纸。

     “林先生相信了么?”方舟顶着那张鬼脸微笑,“不信的话我可以——”

     “不必了!”林简慌忙摇手,“你,你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这是怎么一回事。”方舟慢条斯理的摸了摸他的脸,再次转过头时,他又顶着那张苍老威严的脸了,“林先生难道还猜不出来么?您这么旁敲侧击的探问过来探问过去,难道只是为了好奇?”

     林简倒抽一口凉气:“灵修会!”

     ——怎么又是这个东西!

     “不错,正是灵修会。不是灵修会,我也不会如此。”方舟伸手捻起桌上散落的一点泥团,出神地凝望着它,“本来以为苯猜多么的有本事,想不到居然阴沟里翻船,还招惹上了反邪\教办公室……当然啦,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苯猜的灵修会就是垮台了,也够有些人头疼很久了。”

     他侧首睥睨林简,目光冷冽如水。那一瞬间,林简几乎生出了被看透的感觉。

     很快,那架眼镜证实了他的感觉。

     ‘方舟已经知情,随机应变。’——萧

     林简心头默默的奔过一群草泥马。

     既然后方已成猪队友……

     他咬了咬牙,来了个万金油句式:“你是什么意思?”

     方舟扫了他一眼——也不知是他敏感还怎么的,好像目光停留在眼镜上的时间特别地长——又回头把玩手上的泥球。

     五秒钟过去了,方舟在把玩泥球;

     十秒钟过去了,方舟还是在把玩泥球;

     二十秒钟后,方舟终于放下了泥团,他微微侧头:“你知道这是什么么?”

     喂不是在说灵修会么?再说这不就是你刚说的什么……dh什么c么?

     显然,方舟并不是健忘了才明知故问——没等林简回答,他已经自顾自的接了下去:“你应该不太明白……这是dhr-c,但又不是dhr-c。真正的易容用dhr-c只是一团死泥,一次性使用。而这个不一样,它掺入了微量的bd元素——你不必明白什么是bd元素(他朝林简挑了挑眉毛),只需要知道它的特性:诞生于宇宙风暴中,数量众多,可在各状态下与多种元素耦合,化学物理性质极为稳定——事实上,实验室里现在还没有找出与它亲和的物质。”

     ……卧槽你怎么又科普上自然科学了?

     方舟顿了一顿,续道:“很多科学家对ba感兴趣,从理论上认为它具有许多的不可思议的特性——只不过谁也发现不了。很多企业都投入重金研究它,以为它是下一个科学纪元的钥匙。只可惜,这把钥匙实在藏的太隐秘了,很多很多的企业再也支撑不起实验费用与机会成本,它们相继推出,只有几家资金雄厚的巨头还在支撑。比如说……天海。”

     “从上一个十年起,天海就开始研究ba元素,十年来一无所获……直到两年前。两年前,ba实验室发生了一次严重事故,在事故后的清理中,研究人员发现了少量的ba变异晶体。种种迹象表明,ba元素在这次事故发生了反应。科研人员们非常兴奋,他们一次次的复原事故,一次次的筛选变量,试图举一反三……整整的努力了两个月,他们得到了一些奇异的结论——科研人员们认为,ba变量的反应与否与客观事物并无影响,真正促使它反应的,应该是属于人类的、某种高度集中的、极为强烈的精神,或者情绪。他们称之为……精神力。”

     方舟彻底转过了头,目光冷凝,如刀似剑。

     “您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吧?”

     您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吧?

     当然知道。

     林简没听过精神力,不知道什么ba,但他好歹读过庄子,读过逍遥游——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姑射仙人,正是道家追求的最高境界……其神凝,则物不疵疠而年谷孰。真正的道家仙人,只需要“凝神”,自然就有改天换日,五谷丰登的绝妙效用。究其原因,是仙人凝固而强大的“元神”发挥功效,只需转动神念,便自然而然有神秘莫测的种种玄妙。

     同样的,凡人若能心持一念,神魂毕集,自然也会聚而成神通,发挥出不可思议的效力来。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也就是,精神力?

     可一种稀奇古怪的元素,又怎么会和道家的精神力扯上关系?

     林简的嘴唇微微开阖,他已经是说不出话了。

     所幸,方舟似乎也并不期待他的回复。他径自开说:“找到诀窍后,方董事长十分的兴奋。他召集了公司最杰出的科学家,不惜停掉一切项目,反反复复的折腾ba元素。事实证明他赌对了。ba几乎拥有一切科学家希望它拥有的性质,甚而言之,它的性质还可以随时调整……无论是密度、硬度,还是熔点沸点柔软性,只要拥有足够的精神力,都可以轻松控制——只要拥有足够的精神力。”

     “真可惜,方董事长漏算了一步。精神力,需要人出于神经高度紧张亢奋,情绪高度集中的状态,这种状态根本无法长期维持。一次两次的短时间实验还无所谓,要大面积推广可如何是好?ba元素反应的问题算是解决了,精神力该怎么办?”

     “方董事长实验了很久,相当久。可是啊,人类在精神力方面的研究实在薄弱,实验再久也毫无进展。资金已经是全投进去了,公司也算是孤注一掷,如果出不了成果,那真的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了……方董事长焦躁了很久很久,直到他遇到了一个神神叨叨的疯子——没错,就是苯猜。”

     林简陡然一惊,方舟漠然扫了他一眼。

     “苯猜满嘴胡话,一肚子都是坏水。方董事长很讨厌这个疯子,但他确实有本事——他研发了一种奇特的药物,服用后可以让人精神集中,高度亢奋,轻轻松松就能集成精神力,轻轻松松就能操纵ba——就像这样……”

     方舟轻轻挥了挥手,那个小小的泥团随着他的手势缓缓上浮,在半空中微微颤抖。

     “……啊。”他疲惫的轻轻一笑:“我的精神力不多了呢。精神力充裕的时候,我甚至能让这团泥巴突破音障——这还只是实验中的一般水平呢。总而言之,在苯猜的帮助下,ba的相关实验变得顺风顺水,我们很快就开发出了许许多多的ba元素附属产品。比如新式武器,比如我脸上的这团泥巴……当然,苯猜也不是无私奉献的人。他索取了很多,从人脉、资金到人员。他利用天海的资源招揽了很多很多的名流,创立了一个所谓的灵修会(林简心头一跳),用自己那点莫名其妙的法术蛊惑人心。不止如此,他还把那促进精神力的药丸散下去收买人心,劝说那些人头人脸的上流人物日日服用,说是什么仙丹灵珠……说起来,当时我们已经察觉到了那药丸的不妥了,可苯猜是不能得罪的,方董事长断然封锁了消息。嘿嘿,那些服用的,现在也该尝到滋味了。”

     他慢慢的抚摸自己的脸,神色有些恍惚,又有些狰狞。林简看得毛骨悚然,心里头却越来越觉得不对:

     “不知道你们服用的那药丸……到底是什么东西?”

     “药丸?”方舟抬起头来,冰冷一笑,“谁知道‘苯猜大师’的秘方?方董事长要大局为重,连个药理检验都不肯做……那药丸一股血腥味,表面全是红的一层,谁知道是什么狗屁东西?”

     ——血腥味?

     ——红的一层?

     ——促进“精神力”?

     “——卧槽!红丸!”

     红丸:以处子红铅,取乌梅三个,混露水蒸之。三更,驱魂魄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