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如何在十七天内名满天下
    林道士再一次火了。

     这一次他所激起的狂热与兴奋都不是四个月前能比的了。四个月前,网友们不过是猎奇与偷窥,所痴迷的也只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打脸和装逼。打脸和装逼当然又苏又爽,但也只是又苏又爽而已,世界上会装逼的网红那么多,谁会眼巴巴的关注一个无名论坛上昙花一现的id呢?

     可这一次是真正的不同了,本质上的不同。

     6月27号,自打脸事件后沉寂数月的苏可苏医生终于浮出了水面,更新了他那已经被无数粉丝定点打卡数万次的状态。这一次更新特别简单,他只是艾特了一篇文章,并点了一个赞。

     《由半年新闻集锦论建筑布局》by林道士。

     不可置信的足足盯了两秒屏幕后,粉丝们炸了。

     我了大擦怎么回事!我好像记得三个月之前他们才撕过逼吧?当时苏医生的脸不是已经肿成猪头了么?忽然之间关注点赞加转发是要闹哪样?不是我们不明白这世界实在变化快啊!

     难道两位是要走相爱相杀的虐文流么?

     套路好深,能不能多一点真诚?

     抱着或惊骇或悲愤或风中凌乱的种种诡异思绪,茫然的粉丝们下意识的点开了那篇被标红的链接,再下意识的拖动了鼠标。

     然后,他们就在更深的层次上被镇住了。

     总的来说,点开这篇文章的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抱着某种试一试的心态,在他们的想象中这篇文章大概又是林道士第一篇帖子(《八一八》)的套路,或者还有点意想不到的装逼打脸,却万万没想到,这特么居然是一篇科普文!

     没错,这居然是一篇逻辑严谨、数据庞杂的科普文!

     在这篇文章的开头,林道士用了三个自然段回忆了苏氏集团近年来所遭受的事故(从数月前苏医生的莫名病倒、几个月中的水灾火灾大小意外,再到近来的天通苑事件),并详细统计了事故发生的频率、烈度、危害程度。而后,他调用了苏氏前五年的事故数据,进行了同样的分析。在得到了两组样本后,林道士运用了某种网友们连名字都不太会拼的统计工具,顺利的得出结论:近几个月以来,苏氏的事故发生几率与受损概率大大增加,而这种增加,是不能用随机性解释的。

     不是随机,又是什么呢?

     林道士不解释了,他含混的提到了苏氏前几个月的大动作(对名下房产进行修复式装修),而后语焉不详的暗示诸位读者,这次装修与苏氏近来的不幸是有因果关系的。

     至于什么因果关系嘛……“我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解释,可惜我的随身电脑已经快要接收不到信号了,等我找到了信号,再接续下去吧。”

     林道士在末尾如是说。

     ——我!勒!个!去!

     读者们傻眼了,他们只能死死的盯住末尾那个可恶的句子,愤恨的咒骂全宇宙的电信运营商,然后无可奈何的滑动滚轮回到顶端,开始又一次阅读这篇令人欲罢不能的文章——没错,尽管这只是一篇科普性的短文,但无论其说理之清晰、语言之流畅、逻辑之缜密与悬念设置之经典,都能完爆掉一半的微型小说。更遑论这篇文章还颇为详细地介绍了天通苑事件这样的绝顶热门,以及独家爆出不少苏氏内部的猛料了。它大大的满足了网友们一个月以来抓心挠肝的好奇与焦虑,更是破天荒的以私人的角度解释了为官方讳莫如深的天通苑毒气案……

     总而言之,无论你赞成还是反对,你都很难不按个转载。

     所以说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仅仅三个小时以后这篇文章就能沿着信号沿着网络,一路顺风的登顶论坛首页高高飘红,而后又顺顺利利的溢出论坛杀入其余社交软件门户网站,随着屏幕与视频冲入了千万家。千万家的网友们阅读着它,被它说服或者被它激怒,在网上表达赞同或是反对——当然,也顺便增加它的人气。

     不过嘛,无论是赞同者还是反对者,都有一个抹不去的疑问——

     林道士不是个神棍么?怎么还会统计学?

     关于自己为什么会统计学这一点,林道士自己也无可奉告。

     事实上,此刻的他正对着屏幕上“自己写的”文章不明所以,以至于都暂时忽略了身旁哔哔嘟嘟的机器轰鸣声和人员的走动声,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提出的那几个简单的风水观点是怎样被包装修饰成这样的……“鸿篇巨著”的。

     想不明白就想不明白吧,他转了转酸痛的脖子,慢吞吞的抬起了头。

     ——自从一天前与高大冠达成协议后,这位被某种危机感驱使的高级官僚就表现出了惊人的行动力——两个小时,仅仅是两个小时,高大冠秘书长特派的施工队就打通了林简的办公室整理了一切杂物,干脆利落的将可用空间拓展了一倍。而后这些可用空间顺顺利利的被一台又一台稀奇古怪灯管乱闪的仪器填得满满当当,以至于甚至没给三个小时后奉命而来的七人新闻调节小组留下摆放椅子的空间,让他们只能在钢铁和风扇间席地而坐。

     “他们将会尽力的帮助您,我也会尽力的帮助您。”临走时高大冠紧紧握住林简的手,“但您才是整个计划的中心。我们要做的,只不过是在十七天内帮助您展现才华、发挥特长,充分的利用您那些非同寻常的知识,将它们介绍给千千万万的人。而在整个过程中,您的本领才是关键——换而言之,我们都是糖衣,您才是药丸。”

     而现在,一个巨大的糖衣正踩着高跟鞋,朝他蹬蹬蹬大步而来。

     “林先生。”36岁的舆论控制专家、网络舆情观察师刘子瑜小姐神色镇定的迈过一张张照片报纸,手上挥舞着一个及时通讯仪,“在发帖三个小时后,我们已经观察到了数百万此转发与回复,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网友并没有忘记您。我们的策略是有效的。”

     林简深沉的点了点头。“很好。”他说。

     “但这只是开始。”刘子瑜小姐在一个巨大的屏幕前停住了脚步,她指了指屏幕上一路上扬的曲线:“根据数据分析小组的结果,帖子的热度会在十五分钟后趋向饱和,涨势会渐转疲软,这是不可避免的——就算借助了苏可先生的名气,以及巧妙的勾起了网友的回忆,一篇文章仍旧是太单薄了,不能承受太多的关注。现在应该在文章里加一点更加劲爆的东西。我个人建议,,请立刻与苏氏沟通,让他们及时放出苏氏办公楼要集体装修的消息。”

     “喔。”林简沉思片刻,问道:“时机上把握得这么巧,不会引起炒作的嫌疑吗?”

     刘子瑜扶了扶她的黑框眼镜,还是一脸胸有成竹:“当然不会。苏氏办公楼集体装修,耗资将近十亿,没有哪个公司会花十亿炒作一个籍籍无名的新人。再来,就算真有人质疑炒作,我们也将有方法应对——高先生已经与顾氏沟通好了,等《由半年新闻集锦论建筑布局》的下篇出来,点出‘穿堂煞’的危害,他们也将重新装修。苏氏顾氏一向风马牛不相及,共同炒作的可能性更是接近于零。”

     林简有点不明觉厉的嗯了一声,表达了某种赞同。然后,“接下来我该干什么呢?”

     “这正是我要与您商议的。”刘子瑜不慌不忙侃侃而谈:“根据我们的计划,第一到第三天,我们要展示的是‘风水’。这一部分主要吸引的是有房一族以及中产阶级。相比起阁下抓鬼招魂的本事而言,风水要现实得多,一般人或许一生接触不到鬼魂,却要时时刻刻与房屋建筑打交道,改变房屋布局就能改变运势的‘风水‘自然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第二阶段,我们的目标是青少年。三天之后就是暑假,青少年将会成为网络的主力军,他们也恰好拥有最强烈的传播*与追随热情,是刷热度的理想人群。不过为了吸引青少年,我们的宣传策略也要加以改变。新的宣传重点不能是风水这样现实的与少年儿童无关的东西,而必须是某种浪漫的、不同凡响的、安全的法术。当然,考虑到青少年的条件,它必须简单。”

     “林先生,有这样的法术么?”

     浪漫的、不同凡响的、简单的,法术?

     林简沉吟起来。“让我想想。”他说。

     …………

     望着刘子瑜匆匆而去的背影,林简随手摁下了袖子上的衣扣。

     “高大冠真是全力以赴啊。”他对着袖口轻声感慨。

     “他当然要全力以赴了。”苏洛的声音从纽扣中悠悠飘出,依然低沉动人,“现在东宫不稳群狼环伺,哪里还有太子生病的余地?高大冠是铁杆的□□,自然要竭力为皇太子筹谋。”

     “原来如此。”

     “不光如此,”苏洛淡然道,“据说负责封锁皇宫的就是高大冠的政敌,所以他束手无策,没法子把你们带进去,无可奈何下曲径通幽,才会想出小选的法子。根本来说,他最多只能派个团队行你一个方便,却决计不敢做花钱买粉刷热度的勾当——否则一定会被他的敌人收拾。根本来说,这次是打铁还得自身硬啊。”

     林简会意点头:“我明白。”

     “那很好。‘浪漫的,不同寻常的,简单的法术’——你有头绪了么?”

     “当然有啦。”林简狡黠一笑。

     “就用‘镜听’好了。”